国家能源局主管    中国电力传媒集团主办
您的位置> 首页->中电要闻

周恩来同志"光明"题词80周年|那些光明往事

来源: 中国电力新闻网      日期:20.01.08

  那些光明往事

  ——写在周恩来同志“光明”题词80周年之际

  中国电力新闻网记者 朱怡 通讯员 王晓 王乾鹏

  1939年,日寇铁蹄长驱直入,上海沦陷、武汉失守、浙江告急……抗日战争进入关键时刻,国民党实行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方针,绍兴地下党组织遭严重破坏。

  这一年3月17日,中共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南方局书记周恩来,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的身份,赴浙江视察抗战形势。3月28日至31日,周恩来同志以回乡祭祖的名义,在绍兴开展抗日宣传工作,广泛团结和争取各界爱国人士,激发全民抗战斗志。

  3月30日晚,周恩来同志与绍兴大明电气公司陆与可、史美钰、周文元、蒋桐生、顾康年等5名青年电力员工座谈,并为他们题写“前途光明”“光明在前”“无限光明”“光明灿烂”“为光明而奋斗”等5幅题词。

  草蛇灰线,伏延千里,岁月为我们埋下了彩蛋。

  对于80年前那晚的5名青年人,电力是暗夜中的火炬、稀缺的动能;对于下一代人,电力是生活必需;对于今日的大多数人来说,电力已经恍如无物。这背后是历史的洪荒,是中国电力人80年来的一场征途,也是我们这代人的幸运。

  还原80年前的那次夜谈

  绍兴周恩来纪念馆陈列着一幅木刻版画,画面是周恩来在晚上召开工人座谈会的场景。据讲解员介绍,木刻版画由著名版画艺术家邬继德创作,是迄今为止留下的唯一一张再现周恩来与5位绍兴电力青年座谈场景的画。深浅、粗细之间,线条传神,人物坐姿、神态,栩栩如生。

  21年前,有一位老人站在这幅版画前,久久不肯移步。这位老人正是史美钰,周恩来当年接见的5名绍兴电力青年员工之一。那是1998年,嘉兴电力局组织退休工人参观绍兴周恩来纪念馆。当走到木刻版画面前时,81岁的史美钰怔住了,他用颤抖的手指着木刻版画左侧第一个人,激动地说,“这就是我,是我啊……”绍兴周恩来纪念馆上了年纪的工作人员,至今记得这动人一幕。

  透过历史的长河望向那个冬夜,光亮映照在5个年轻人脸上,兴奋得耳廓都开始微微发热。

  “那天晚上天下雨,我哪肯等雨停,早早赶到火珠巷木桥弄王宅。连晚饭也是贶甫叔叔家吃的”周时雄记得,父亲周文元跟他回忆起座谈会,那份激动,仿佛又回到了当年。

  陆与可的女儿陆君善珍藏着父亲的一批手稿,它们写于上世纪70年代,既有陆与可单独撰写,也有陆与可、史美钰共同署名合写。这是她第一次向公众公开父亲手稿。

  在手稿《幸福的会见 难忘的题词》中,陆与可这样记载——

  “等了一个小时光景,周将军来了,我们‘哗’地站起来……他紧紧地和我握手,一股暖流热遍全身,这种感觉我一辈子忘不了。”

  “他详细地询问我们各人担任的职务、生产情况、家庭成员及生活情况。然后,他精辟地分析了抗日救国的形势……只要团结起来,一致抗日,最后胜利必属于我们……他勉励我们要关心国事,勿生事,勿怕事,首先要做好本职工作,思想上要有四万万同胞,做有益于社会的工作。”

  “他握紧拳头说:‘要抗战胜利,必须发动全民族的力量,工人阶级是先进阶级,要起带头作用,树立抗战必胜的信心……’”

  “因为门外有探子,座谈半个小时光景,我们起立告辞。他亲自送我们到门口,我们在门槛外,他在门槛内,我们有些不舍。他又一次和我们握手道别。”

  据《周恩来抗日前哨行》记载,座谈在周恩来表弟王贶甫的书房进行。王贶甫及父亲王子余、长子王戍在场。

  5位电力员工的祖辈与周家、王家相识。周恩来同志借着亲友、世交这层关系与5人展开座谈。在外人看来亲友间的这次聚会,巧妙躲过了国民党的严密监视。周恩来同志与进步青年促膝相谈,让“光明”的种子深深种在了电力青年们的心中。

  《浙江电力工人运动简史(1896-1990)》《永明嘉兴百年电力1908-2008》两部书,对5名青年电力员工的革命事迹作了记录。

  1940年,日寇逼近。国民党撤退前下令炸毁大明电气公司偏门发电厂设备。危急时刻,陆与可、史美钰等人在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参与护厂行动,冒着敌机的轰炸,抢修1、2号发电机。

  1941年4月,绍兴沦陷。实际控制绍兴大明电气公司的资本家开除了厂内一批进步青年,5名青年工人也被迫离开公司。但抗战必胜的信念、中国前途光明的信念,却通过他们传递给了更多的人。

  伴随着战火的浓烟与轰鸣,有什么正在崩塌,有什么正在破土。

  “光明”题词今何在

  “父亲生前最后一年,常常凝望这张相片。”嘉兴市南湖区建国路电力嘉苑小区一间老式套房里,72岁的陆君善架起老花镜,从旧相册中抽出一张黑白相片。

  相片很小,三分之一手掌大,但画面十分清晰。一座低矮的防空掩体前,8个小伙,或站,或蹲,或张开双臂。他们中有穿中山装、对襟衫,也有裹一袭长袍的,个个帅气儒雅。

  “这个就是我父亲陆与可。”从相片里看,陆与可个子最高,右手搭在同事肩上,满脸笑容,露出一口白牙。浅色中山装胸前似乎别着一枚圆形深色章。“这是绍兴大明电气公司厂徽。”父亲曾这样告诉陆君善。

  恰恰就是陆与可的“前途光明”题词曾失而复得且保存完好,也是5幅题词中唯一留存于世的。

  陆与可的儿子陆德明介绍,1941年4月绍兴沦陷后,父亲想把题词藏在身上带走。为此,父亲特地跑到绍兴火车站察看,发现日军荷枪实弹戒备森严,一旦被查获,后果不堪设想。他只好掉头回到公司宿舍,将题词藏在书桌里。

  小小的书桌,怎么就保住了题词?原来,陆与可将题词用牛皮纸包好后,用图钉钉在抽屉板下。1950年,陆与可辗转找到“前途光明”题词。1960年,他将这幅题词捐献给了绍兴文物管理部门。

  散佚的4幅题词,除一幅霉烂外,其余3幅,3位电力员工的后人仍一直在想方设法寻找。

  蒋桐生的“无限光明”题词,因霉烂而破损。绍兴沦陷后,蒋桐生想尽办法,将题词转移到了江苏丹阳老家,对家人千叮咛万嘱咐,强调一定要将题词藏好。为了万无一失,家人将题词层层包好埋于几米深的地下。十多年后,蒋桐生回乡挖掘,却发现题词已经“霉烂成了碎渣”。

  史美钰的“光明在前”题词,因大明电气公司职工宿舍装修丢失。“临走前,他又折身去看,确认藏妥了才离开宿舍。”史习娴说,1956年、1958年,父亲两次回到绍兴寻找题词。无奈职工宿舍已作了整修,题词无影无踪。他说,要是工人能发现,收藏着就好了。晚年的他一再发愿,希望题词安好。

  周文元的“光明灿烂”题词,因包裹丢失而失踪。周时雄说,绍兴沦陷后,父亲一直把题词藏在随身携带的包裹里。战乱中,包裹不幸丢失。父亲几番寻找未果,为此抱憾终身。

  顾康年的“为光明而奋斗”题词,因搬家而遗失。顾康年的儿子顾功顺依稀记得,父亲曾跟朋友说起,在从嘉兴搬到上海时不慎遗失题词。

  80年前的雪夜万簌俱寂,那些“光明”遗训譬如一灯,灼于暗室;恰似种子,开花结果。手握火把,从绍兴到浙江再到全国,80年来中国电力人以不舍昼夜的奋斗,成就了波澜壮阔的光明传奇。

  从“用上电”,到“用好电”,一个大国的行程,其来有自;从“一个不少”,到“一个不差”,一个时代的演进,细致入微。如今,从莽莽苍苍的旷野乡村,到无边无垠的沟壑山川,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一定有电。这个世界的美好,自此没有动力桎梏,悉由你造。

  2019年12月27日,在国网浙江电力绍兴供电公司举办的学习传承周恩来“光明”题词精神座谈会上,周恩来总理侄女周秉宜女士慈笑着为《中国电力报》亲笔寄语:不忘初心,传承光明!她告诉《中国电力报》记者,周恩来同志当年的期望,已经成为可触摸的现实。时代在变,历史在变,每一位电力人心中那颗滚烫的初心没有变。愿电力人奋力续写“光明事业”,点燃更耀眼的荣光,照亮一个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坚实步履,照进我们更为美好的新时代。

  这中华盛世,如您所愿。

责任编辑:李梁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

  【稿件声明】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解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pnn.com.c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