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能源局主管    中国电力传媒集团主办
您的位置> 首页->中电要闻

国家电网:在异国他乡播下希望和友谊的种子

来源: 中国电力新闻网      日期:19.10.23

张云 耿晓康

  “一带一路”建设是党中央、国务院作出的重大决策,多年来,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坚持服务“一带一路”建设,全面落实“走出去”战略,加大推动国际能源合作,取得一系列重大突破的同时,也在异国他乡不断播撒希望和友谊的种子,树立起良好的国际形象。

  巴西是“一带一路”的南美明珠。在里约热内卢马累社区,在国家电网有限公司资助下,“明日之潮”马累交响乐团用音乐给当地贫穷的孩子们带来了希望,为他们开启了崭新的人生舞台。

  一个梦想,两代人的坚持

  多年之后,卡洛斯·普拉泽雷斯依然会想起父亲被黑帮杀害的那一天。

  1999年1月14日,天气并不好,阴沉,微微下着小雨。阿尔曼多·普拉泽雷斯像往常一样离家去接小儿子放学。

  下午5时,这位风度翩翩的乐团指挥,将车子停靠在学校对面,一边等着小儿子出来,一边想着第二天乐团演出的事宜。然后,他看到三个青年走了过来。

  他们大摇大摆经过阿尔曼多的车子,走过十几步之后,停下,然后相互说了几句话,拐了回来。

  阿尔曼多觉得事情不太妙。

  这里是巴西里约热内卢。因为工作的关系,阿尔曼多很了解黑帮是什么样子,而且他在那三个青年的腰间看到了枪。

  三个青年来到车前,拉开了车门,钻了进去……

  这天是周四,卡洛斯忙得焦头烂额。在乐团里,他担任父亲阿尔曼多的助手,打理很多琐事。所以,当他接到警方的电话,对方告诉他父亲被绑架时,卡洛斯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卡洛斯觉得这不太可能。多年来,父亲一直坚持将交响乐带入贫民社区,坚持用音乐带给那里的人欢乐和希望,从来没有出过事。

  一家人守着电话,在煎熬中等待消息。

  第二天,周五,警方发现了阿尔曼多的车被抛弃在里约热内卢若昂镇的黄色快速路边,随后不久,阿尔曼多的账户里被取走了1000雷亚尔。

  卡洛斯觉得父亲还活着,否则不会取款。

  但周六下午7时,警方打来电话,抱歉地告知卡洛斯已经找到了他父亲的尸体。

  这位里约热内卢著名的音乐家,被杀害了。

  那一刻,卡洛斯抱着脑袋,嚎啕大哭。

  父亲的死,让卡洛斯有很多事情无法接受——卡洛斯唯一知道的是凶手住在马累社区,那是里约热内卢北部最大的贫民社区。还因为,阿尔曼多一生热爱音乐,和别的音乐家不同,他不太喜欢在高贵华丽的音乐厅给衣冠楚楚的精英们演奏,相比之下,他更喜欢贫民社区,更喜欢用音乐去抚平那些人的心灵创伤,给他们带去欢笑。

  父亲去世后,卡洛斯忍着悲痛开始整理他的遗物。日记、照片、音乐手稿……尽管是父子,但直到此时,卡洛斯才发现自己对父亲的了解,是那么的少。

  阿尔曼多是家里最小的儿子,贫困的家庭,无法让他像其他的孩子那样接受教育,所以平时他无所事事,四处闲逛。他去的最多的地方,是当地的教会学校,那里经常传来唱诗班孩子们的歌声。

  阿尔曼多渴望能够成为其中的一员。无数次,他踮起脚尖,趴在高高的窗口上,深情地看着大家排练、演唱。当然,他也会认真地偷偷学习那些歌。那些美妙的音符,让他忘记了贫困、饥饿,让他感受到了从未感受过的喜悦和温暖。

  从窗外飘来的歌声,引起了唱诗班指挥的注意。这位善良的指挥在发现阿尔曼多拥有一副天使般的好嗓子之后,热情地邀请他加入唱诗班,而且不收取任何的费用。

  阿尔曼多高兴极了,他飞快地跑回家里,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父亲。

  “你爱唱歌、爱音乐吗?”父亲问。

  “爱!爱得要命!”

  “那就去吧,好好学习。”

  就这样,阿尔曼多成为了唱诗班年纪最小的成员。之后的很多年,阿尔曼多待在那里,学会读书写字,学会看乐谱、演奏,并最终成长为一名出色的音乐家。

  音乐,改变了这个贫苦孩子的命运。

  长大后,教会学校希望阿尔曼多能够成为一名神父,但阿尔曼多对音乐情有独钟,他希望自己能够继续深造,选择去了意大利。

  在意大利的日子,是充实而快乐的。这里拥有悠久的历史文化,而且是古典音乐的圣地。阿尔曼多如同海绵一样尽可能地吸收着知识,徜徉在亚平宁半岛灿烂的阳光之下。

  但故乡,一直在阿尔曼多的脑海浮现。那里的天空,那里的大海,那里的一草一木,还有那里的一张张笑脸。

  1960年,学成之后,阿尔曼多拒绝了很多著名乐团的邀请,带着满腔的热情,毅然回到了巴西。他要把自己学到的所有技巧、自己所有的热情,带给热爱的祖国。

  很快,阿尔曼多在里约热内卢找到了工作,担任一支乐团的指挥。无数次,他挥舞着指挥棒,让音符在音乐厅的空气里飘荡、回转、升腾,迎来了赞许和掌声,也迎来了尊重和荣誉。

  在1963年出生的卡洛斯的记忆里,自己的童年时代,父亲留给自己最深刻的印象,是一个背影。一个拖着行李箱四处奔波的背影。

  父亲太忙了,带着他的乐团,飞往巴西各地,很少待在家里。“有次,我快要过生日的时候,妈妈问我要什么生日礼物。我让妈妈为我订一份报纸,因为在上面我有可能看到有关父亲的报道,能看到他的面孔。”卡洛斯说。

  很多人羡慕阿尔曼多,羡慕他有着一份体面、受人尊敬的工作,而且收入优渥。

  阿尔曼多也这么认为,他觉得自己的人生很完美。

  直到有一天,他无意间经过了一个贫民社区,看到了一群孩子。

  阿尔曼多的心,被那群孩子刺痛了——大好的时光,没有去学校,而是带着枪在街头晃荡,推销着毒品。他们只不过是一群才十几岁的孩子呀,最小的可能只有七八岁!

  阿尔曼多不由自主想起了自己的童年,因为贫穷,也是这样的无所事事,也是如此看不到人生的希望。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为这些贫民窟的孩子做些什么了。

  在一片不解和疑惑中,阿尔曼多辞去了乐团指挥的职务,自己创立了一只管弦乐队,命名为“里约热内卢爱乐乐团”。和别的乐团不同,这只乐团从来不在音乐厅演出,而是深入贫民社区、教堂,给穷人、孩子们带去欢乐。

  如同当年帮助自己的那位神父一样,阿尔曼多带着一份恻隐之心,竭尽所能地帮助那些孩子们,免费教授他们音乐知识,用自己的积蓄给他们购买乐器。

  这项慈善工作让阿尔曼多原本优越的生活一落千丈,乐团里很多人选择了离开,但阿尔曼多近乎固执地坚持了下来。

  1991年,在乐团人手紧张的情况下,阿尔曼多想到了自己的儿子。他打电话给卡洛斯,希望儿子能够来乐团帮助他。

  当时,卡洛斯刚从大学毕业不久。因为是一名新闻记者。因为这个工作,卡洛斯很关注社会问题。接到父亲电话时,卡洛斯正在罗西亚贫民窟做社区新闻,他十分认可父亲的事业,义无反顾放弃了自己的新闻理想,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乐团的工作中。

  竭尽全力,乐团面临绝境

  处理完父亲的葬礼之后,卡洛斯继续留在了乐团。

  “我要将音乐带到贫民社区,这是父亲未尽的事业,也是他对我的希望。但是,我没有做到。”

  阿尔曼多的去世,让“里约热内卢爱乐乐团”内部出现了巨大的分歧,尤其是之后的指挥,坚持将乐团“精英化”,不但将乐团改名为“巴西石油公司交响乐团”,更以音乐厅为首要的演出场所。“他们在西西莉亚音乐厅、市立剧院演出,除了南区教堂外,再也没有举办过一场音乐会给老百姓,更别说是贫民窟的孩子们了。”卡洛斯说。

  卡洛斯选择了离开。多年前,他放弃了自己的新闻事业,帮助父亲打理乐团,显然“巴西石油公司交响乐团”的宗旨不是他的初衷,也不是父亲的初衷。

  卡洛斯觉得必须要以另外一种方式重新开始父亲的事业。虽然他不是音乐家,但他找到了一些懂音乐的人,找到那些曾经支持父亲的伙伴,来重新启动这项工作。

  2010年,在经过多次的游说之后,卡洛斯得到了里约一位艺术赞助商的少量资助,购买了一些乐器,成立了“明日之潮马累交响乐团。”

  为什么偏偏选择在马累成立乐团?要知道,正是来自这个贫民社区的凶手,杀害了父亲。“马累击碎了我父亲的梦想,夺去了他的生命。我要做的,不是满怀仇恨,而是让他的梦想在马累重生。我要用音乐化解献血和仇恨,带来和平与希望。”这是卡洛斯的初心,也是他的理想。

  乐团刚组建时,最值钱的资产就是那批乐器。没有活动场地,卡洛斯和从社区里招收的24名男孩就在一个大集装箱里排练。“我不知道将会何去何从,我对自己说我必须要让这些孩子肩负起改造马累的决心。我们引进铃木教学法,把他们带到委内瑞拉接受教育。我们教孩子们音乐入门课程,竭尽全力培养他们。”

  但最大的问题,是资金。

  乐团对外招生不收取任何费用,卡洛斯不仅要为孩子们提供乐器,相关的课程、师资都需要钱,甚至还要提供食宿。

  那笔捐赠资金很快用完了,卡洛斯不得不建议教师减少课程数量来维持乐团的运转,1年之后,所有的教师都不领薪水。很多人开始怀疑起来,学生的家长们担心乐团继续不下去,想领走自己的孩子。为此,卡洛斯开始一次次劝说,争取他们的支持。“他们开始理解我们,自发地前来做义工,让我们能够安心演奏。”

  为了给乐团带来收入,卡洛斯想尽了办法,他开始寻找演出的机会,带着孩子们去挣钱。“那时候,很多邀请我们都没法去,因为我们穷得连路费的钱都没有。”

  2011年1月,卡洛斯收到了一家电视台的邀请,让他带着乐团的孩子们为节目中的两个歌手伴奏。

  卡洛斯带着穿戴整齐的孩子们,成功地完成了这个任务,并且在电视节目上介绍了乐团的情况。“如果没有赞助的话,我们可能在今年年底,就解散了。”卡洛斯对着摄影机的镜头说。

  演出结束后,卡洛斯带着孩子们在路边等车。对面是一家麦当劳餐厅,演奏一天的孩子们饥肠辘辘,眼巴巴地盯着橱窗里面的食物。

  看着咽着口水的孩子们,卡洛斯潸然泪下。

  “我请你们吃麦当劳!”卡洛斯大声说。

  没有一个孩子欣喜地迈出脚步!懂事的他们知道,他们的“爸爸”,没有钱。

  “有好心人给了我们一笔大赞助,真的,我有钱!”卡洛斯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然后搜刮了自己身上所有的硬币,领着孩子们吃了一顿他难忘的外餐。

  回到家,看着父亲的遗像,卡洛斯第一次觉得身心俱疲。“爸爸,我想完成你的事业,我想让马累社区的孩子们长大之后手里拿着的是乐器而不是枪!我想给他们带来不一样的人生!但是,我们的乐团要解散了,我们已经山穷水尽了!”卡洛斯哽咽着说。

  中国企业伸出援手,音乐带来希望和新生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绝境之中,卡洛斯接到了一个电话。

  这位女士是卡洛斯认识的一个朋友,名字叫薇拉。

  薇拉兴奋地告诉卡洛斯,她看到了电视台上乐团的演出,将乐团的情况告诉了一家中国公司,这家中国公司愿意提供资助。

  “中国的一家公司?”卡洛斯不相信,“我们的乐团,连很多巴西人都不感兴趣,一家中国公司怎么可能为我们提供赞助。”

  “这是中国国家电网在巴西的一家公司,他们不仅建设很多电力工程给巴西带来光明,而且一直资助很多社会责任项目,为巴西的发展尽自己的一份力。”尽管薇拉颇费口舌地介绍这家公司,但卡洛斯依然不敢相信。

  2011年12月21日,卡洛斯一生都不会忘记这一天。

  就在他不知如何向乐团的孩子们解释“乐团要解散了”的时候,一笔90万雷亚尔的资金,打入了乐团的账户!

  “我的反映是哭泣、哭泣、哭泣、还是哭泣!”回忆那个时刻,卡洛斯激动地说,“这是第一家支持我们、为我们提供机会的公司!我们从来没有收到过这样一大笔赞助,更重要的是,这家公司,国家电网巴西控股公司,在还没有完全深入了解我们的工作时,就给予了我们支持。关键时刻,他们拯救了我们,因为他们相信我们的梦想!”

  很快,卡洛斯收到通知,让他去国网巴西控股公司参加会议。会议的时间,定在了2012年1月。

  卡洛斯忐忑不安,生怕辜负了对方的期许,为了这次会议,做足了准备。他用英文详细地写了乐团的材料,带去了很多孩子们排练、演奏的视频。除了带着孩子们,卡洛斯还邀请了所有的家长。

  这支浩浩荡荡的“大军”,推开了会议室的大门,发现对方同样重视——国网巴西控股公司的高管们,都在现场,无一缺席。

  很快,卡洛斯发现自己之前的担心是多余的,马累乐团的故事,他和孩子们的故事,感染了国网巴西控股公司的所有人。在他讲述的时候,其中的一位,甚至摘下了眼镜,不停擦拭着眼中的泪水。

  这个人,是国网巴西控股公司CEO蔡鸿贤。

  “我一直在思考,什么是一个成功地现代化跨国企业。立足于长期发展,推行本土化、市场化运作,确保企业经营管理效益的同时,加强跨文化管理与融合,积极履行社会责任,造福当地,这是应该我们探索和坚持的。”对于当时的情景,蔡鸿贤坦言,“国家电网初入巴西的时候,便抱着回报社会的真情,正是这种真情,我们决定独家资助为马累贫民窟青少年普及音乐的公益项目,以期通过音乐唤起社区对和平以及新生活的追求,使贫民窟的孩子们成为对社会和家庭有用的人。”

  会议之后的几天,国网巴西控股公司的员工访问了乐团。卡洛斯和孩子们在那个集装箱里接待了他们的中国朋友。这也是第一次他们学习并演奏了中国的名曲《茉莉花》。

  国网巴西控股公司不仅和乐团签署了资助协议,每年资助乐团90万雷亚尔的资金,而且以150万雷亚尔在社区买下来一栋房屋,改造成学校之后,捐赠给了乐团。

  “我们将永远,永远,永远感谢中国!感谢国家电网公司!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只有这家中国企业来到我们身边。如果没有他们,孩子的命运不会改变,所有梦想终将是空想!”卡洛斯说。

  在国网巴西控股公司的资助之下,马累交响乐团很快走上了正轨。之前乐团只有长笛、小提琴和大提琴,在买了中提琴、低音提琴等乐器之后,卡洛斯组建了一支真正的交响乐团。

  随后,乐团开始在马累社区内部招生,2012年就接受了200名孩子。接着,乐团和里约市教育厅沟通,得到了走进马累社区所有幼儿园的授权。这意味着,马累社区将有3000多名孩子,在4~5岁时都将会在某所学校入学,在那里,将由马累交响乐团的第一批年轻人教授他们音乐。

  在这个里约北部最大的贫民窟里,因为马累乐团,越来越多的孩子得到了改变人生的机会。他们可以凭借努力,登上梦想中的演出舞台,告别暴力和毒品,找到绽放理想的光明之路。

  中国,我爱你!

  21岁的伊莎多利亚,每天都会穿过破旧的砖瓦房、凌乱的涂鸦墙、脏乱的垃圾桶,来到与周围截然不同的洁净、美观的马累乐团校舍。推开排练室的大门,绚烂的音符在空中绽放,让她恍惚之间,觉得这一切都是一个美梦。

  伊莎多利亚是马累社区土生土长的孩子,家庭贫困,7岁时母亲去世,父亲靠印刷卡片为生。伊莎多利亚和哥哥的关系很好,哥哥自小就爱好音乐,靠自学,拉得一手好提琴。

  童年的夜晚,外出工作的父亲还没回来,窗外经常响起的枪声、惨叫声,常常让伊莎多利亚从梦中惊醒,嚎啕大哭。这时候,哥哥总是把她拉到怀里,用琴声让她恢复平静。

  在无数个不眠之夜,音乐,成了小伊莎多利亚对抗黑暗和暴力的武器,也成为了她的最爱。

  在巴西,能够成为音乐家的人,是非常幸运的,因为学习音乐,花销巨大,只有家境富裕的才能负担得起。因为这个原因,哥哥尽管有音乐天赋,却不得不放下这份热忱,到一家计算机公司工作。

  2012年,伊莎多利亚和好朋友安娜看到了马累乐团招生的宣传单,14岁的她立刻去报了名。

  “所有的课程都是免费的?连乐器都可以免费使用?怎么可能呢。”父亲何塞·巴博萨听了女儿的介绍之后,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

  虽然怀疑,但何塞觉得可以让女儿试一试,毕竟总比在外面闲逛强。

  伊莎多利亚就这样成了马累乐团的一员,凭借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一名优秀的小提琴手,而且获得了每月200多雷亚尔的奖学金,因为这笔奖学金,她可以在学习音乐的同时,不必像贫民窟的其他孩子那样赚钱生活,专心报考大学。

  2015年,对于伊莎多利亚来说,十分重要。这一年,她考取了里约热内卢一家大学的心理学,也是这一年,她和小伙伴们登上了里约热内卢市立大剧院的舞台。

  那是伊莎多利亚第一次登上那么大的舞台,站在台上,万人瞩目,演出结束后,掌声如雷。不过,让伊莎多利亚伤心的是,父亲何塞因为工作繁忙,没有出现在演出现场。演出的第二天,何塞接到了朋友的电话,告诉他他的女儿上电视了。放下电话,何塞流下了喜悦的泪水。他从没想过,自己的女儿,一个贫民社区的孩子,竟然能够在里约热内卢乃至整个巴西最著名的剧院演出。“我非常非常自豪!我会拥抱和感谢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感谢他们,不只为我女儿,也为那些正在接受帮助的孩子们。”何塞说。

  乐团里,向伊莎多利亚一样受益的孩子还有很多。这些年轻的优秀乐手一边接受专业培训,一边为更小的团员上课,有些人的收入“甚至比父母还多”,如今,伊莎多利亚每月就有2430雷的收入,可以自豪地补贴家用。“我现在生活得很好,上了大学,可以做自己最喜欢的事,是乐团让我得到了新生。相比之下,我的很多朋友,比如当初和我一起报名但最终离开了的安娜,现在没有工作,也没有上学,依然要面对暴力和毒品。”伊莎多利亚说。

  49岁的海伦尔多谈起自己的儿子,总是双目含泪。他清楚记得当儿子马图斯第一次从马累乐团带小提琴回家时,自己是多么的惊讶和不满。

  “儿子,你为什么不选择尤克里里(一种乐器)呢!?那东西才能弹出我们最喜欢的桑巴节奏!”海伦尔多大声说。

  “马累乐团有这个项目,我要参加。”儿子认真地说。

  “别开玩笑了,你是一个贫民社区的孩子,和交响乐这种高雅的东西,根本不沾边,还是想想长大了怎么赚钱吧。”

  “爸爸,我喜欢小提琴……”

  看着儿子的那一双可怜巴巴的的眼睛,海伦尔多虽然同意了日子的请求,但依然认为这事情不靠谱。

  2015年,马累乐团在里约市立大剧院的那次演出,作为家长,海伦尔多收到了邀请。

  “我49岁了,不懂古典音乐,之前从没去过市立大剧院。进去之后,我彻底慌了,那么多人,人山人海。我在台上看到了儿子的脸,当音乐响起的时候,我从没想到交响乐会那么的美!是我的孩子,一个贫民社区的孩子,和同伴们创造了如此震撼的场面,对我来说,真是值得骄傲的事情。”海伦尔多热烈拥抱了乐团的资助者,国网巴西控股公司的员工,“感谢你们!感谢你们让这一切都发生了!你们让我感到了做父母的自豪,因为你们,幸福快乐的种子在孩子们的心中发芽,你们让他们变成了优秀的人!”

  2019年,马累乐团已经拥有4000名学生、44位专业老师,成为里约热内卢乃至巴西的一张名片,也成为闻名巴西全境、最受人尊敬的公益项目。

  “我多次在现场欣赏了孩子们的演出,看到他们投入的神情,聆听他们飞扬的音符,看着他们对人生自信的表情,倍感欣慰。爱没有国界,播撒下爱和阳光的人,其实也是幸福的。”蔡鸿贤说。

  除了马累交响乐团,自2011年起,国网巴西控股公司还赞助了里约四季长跑、巴西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巴文化、体育交流等50项社会公益项目,累计投入3000万雷亚尔,工程环保措施以及沿线设区投入近1.2亿雷亚尔。成立至今,国网巴西控股公司在巴西累计投资近165亿雷亚尔,为当地贡献税收60亿雷亚尔,创造就业岗位10万个,产生了积极的社会影响。

  2013年12月,因突出的社会责任贡献,国网巴西控股公司荣获联合国全球企业组织颁发的“社会责任管理最佳实践奖”。

  这正是,梦里不知身是客,且认他乡作故乡。

  在马累,孩子们最喜欢演奏一首乐曲,而且特别喜欢为前来的中国人演奏。

  “长江、长城、黄山、黄河,在我心中重千斤,无论何时,无论何地,心中一样亲……”这首《我的中国心》,不是传统的古典乐曲目,但旋律响起时,总会让很多人热泪盈眶。

  “中国,我爱你!”

  当这群孩子真诚地喊出这句话的时候,当中国华章在贫民窟的上空回响的时候,一切,都是如此的温暖、美好。

责任编辑:周小博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

  【稿件声明】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解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pnn.com.c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