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能源局主管    中国电力传媒集团主办
您的位置> 首页->中电要闻

专访煤炭规划院院长周桐:推进人口、能源分流

来源: 中国电力新闻网      日期:14.06.19      

中国电力报 中电新闻网记者 马建胜

  周桐教授级高工,现任煤炭工业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煤炭学会常务理事、中国能源研究会理事。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雾霾天气形成的主要原因是什么?未来发展会怎样?

  周桐:从目前来看,雾霾污染还没有达到最高峰,真正达到峰值应该在一两年之后。从认识到雾霾污染的严重性到雾霾污染减量化需要一个过程。目前,中央和地方都对降低能耗提出了目标要求,对通道污染源也提出了治理措施,成效会逐渐显现。某些机构把煤炭妖魔化,把雾霾形成的原因全部归结于煤炭,对于这一点,煤炭行业是不认可的,电力行业也不认可。比如有研究机构对北京雾霾污染源进行了分析,汽车尾气占比最多。

  “非电工业的煤炭清洁利用潜力更大”

  中国电力报:但是燃煤毕竟还是产生了一定的污染,您认为该如何做好煤炭的清洁利用?

  周桐:从治理环境的角度,减少使用煤炭带来的污染,控制煤炭消费端产生的污染会比治理汽车尾气效果明显。比如电力行业减少煤炭消耗以及把燃煤改成燃气的做法,现在电力行业在洁净使用煤炭、洁净排放,以及燃烧前除硫、除氮,燃烧后脱硫、脱硝、除尘,力度非常大,很多火电厂煤耗水平在国际上都是非常领先的。电力消耗的煤炭占到了全社会煤炭消费总量的50%左右,但产生的污染却远远没有达到这个比例。

  煤炭使用产生的污染主要是化学形式的,而化学颗粒物是雾霾产生的主体,所以消费端是治理的重头戏。这些年来,电力行业在煤炭的洁净使用上,做出了很大贡献,电力行业治理大气污染的措施应该向其他行业推广。在有些地区,煤炭消耗造成的污染占比达到50%多,如果国家在煤炭的清洁使用和减少排放上建立更严格的标准,强化管理,煤炭消耗造成的污染是可治、可控的。 这些年来,煤炭生产在减排方面效果也是明显的,煤炭生产端造成的污染主要是物理影响,物理影响不是雾霾产生的主因,比如矿区产生的粉尘是飘不远的,污染只限于局部,不管是露天煤矿还是井中矿,对空气和河流的污染,只要上设备,管理到位,是很容易控制的。

  中国电力报:除了火电行业,您对其他工业大户在煤炭清洁利用上有何建议?

  周桐:电力行业在煤炭清洁利用上带了一个好头。从煤炭消费占比来看,电力、钢铁、建材和煤化工四大行业占煤炭消费的比重达到85%,电力行业在清洁使用、减少排放上效果很好,其他行业应该向电力行业学习,加大环保方面的经济投入。

  但是这些行业的大气污染物治理起来更难、成本会更高,比如钢铁炼焦,原来焦化行业在减排方面重视不够,配套设备不健全,炼焦炉设计相对简单,所以改造起来难度更大、投入也更多。煤化工行业也需要大的投入,比如神华的煤制油,二氧化碳的捕集方面就很头疼,现在煤制油成本是每桶80美元左右,若配套碳捕集技术,每桶成本要增加10美元左右。

  “在能源基地搞城镇化是一条路子”

  中国电力报:治理大气污染,必然要减少煤炭消费,但是现在煤炭市场已经很不景气,您认为未来煤炭的出路在哪里?

  周桐:我们国家缺油少气,油气对外依存度已经很高,煤炭是唯一相对多的能源资源,在煤炭利用的转变上,我觉得国家应该大力建设坑口电厂,以减少煤炭和粉煤灰的长距离输送量。粉煤灰的处理是需要空间的,尤其是大城市周边的电厂。

  坑口电厂可以通过电网的输送代替煤炭的输送,更加清洁环保。坑口电厂的粉煤灰完全可以输回到煤矿矿井,不占更多的空间,对其他环境的污染可以降到最低。

  伊敏河电厂就是非常好的例子,煤矿产的煤直接送到电厂,电厂产生的煤灰回填煤矿。治理雾霾,应该煤电结合。

  中国电力报:您如何看待我国煤化工产业的发展前景?

  周桐:煤化工可以在条件许可的地方发展,煤化工和煤炭生产应该就近、配套   建设,减少污染,减少副产品的产生,以最终产品的运输为主。

  中国的大气污染治理是一个大盘子,应该统一来考虑,而不只是围绕中心城市,拿煤制气来说,大城市需要更多的清洁天然气资源,但是如果不落实好环保措施,煤制气造成的污染会留在生产地,可以说这是一个污染的转移过程,我认为这是不科学的。能源生产基地和大城市的减排应该统一来考虑。污染了别人清洁了自己这种思路是不可取的,也是不能取的。

  不管企业建在哪儿,排放标准是不能放宽的。把煤变成气,再长距离输送到电厂进行发电,这个思路是不可取的。为什么呢?现在煤本身的成本比较低,直接去燃烧后控制排放,燃煤电厂可以达到燃气电厂甚至低于燃气电厂的排放标准,没有必要先转化成气再发电。通过一   次转化之后,能源利用率变低了,而且煤制气还需要大量水,还有污染物的排放,如果再把这些污染物的治理措施考虑进去,就更不可取了。

  中国电力报:但是大城市需要大量的清洁天然气资源,而目前我国气源供应不足,该怎么解决呢?

  周桐:我觉得处理经济发展和能源发展关系的观念要转变,现在我们国家正在大力推进城镇化建设,城镇化率要由40%提高到65%,我认为应该转变思路,要重视煤炭生产基地附近的城镇化建设,要打破能源向大城市集中的发展思路,可以多建卫星城,分散人口向大城市聚拢发展,把产业布局和城镇化建设结合到一起,这样才能留住人才,发展当地经济,让地区发展均衡化。现在正是因为不均衡的发展带来了经济的集中和能源的集中,从而带来了环境问题。

  “能源生产革命,煤电油气不能各自为政”

  中国电力报:治理煤炭燃烧带来的污染,散煤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您对散煤治理有何建议?

  周桐:散煤的治理上,政府要面对千家万户做工作,难度很大。城市周边生活用煤的消耗大约占我国煤炭总消费的10%,这部分虽然量小,但是在人群居住区,污染较严重。我认为,散煤可以用天然气和电来替代,或者在人群集中的社区建设集中供热锅炉,特别是燃气锅炉,但是需要国家加大天然气管网的配套建设。

  国家在能源供应和消费上,应该有一个整体的考虑,改变老百姓的能源消费观念和方式,要考虑老百姓的经济成本和承受力,用电和天然气的成本都高于煤炭,只有国家在民用电和气上进行政策配套,老百姓才能接受。国家对企业可以采取强制措施,但是对老百姓生活方面却不能,只能去引导。所以在民用能源价格上,国家需要有一定承担。

  中国电力报:您认为该如何推进能源生产革命,我国合理的能源结构应该是怎样的?

  周桐:能源生产革命,对于化石能源来说,使用更先进的设备和技术、把排放降到最低是一个方向,但革命的着力点应该还是可再生能源,只有把可再生能源充分调动起来,化石能源消耗才能真正降下来,才能真正谈到能源生产的革命。

  但是,目前在总体的规划和战略上,各能源领域还是各自为政,国家的宏观能源规划应该是各行业规划的依据,现在是电力搞电力的,煤炭搞煤炭的,石油搞石油的。一个煤田开发要编制规划,一个气田开发也要编制规划,那么总体的能源生产和需求为什么不能编制规划呢,推动能源生产革命,发展可再生能源,首先要解决的就是煤电油气水光风的协调配合问题,这一点处理不好,可再生能源发展会遇到很多阻力。

  责任编辑:廖红兴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

  【稿件声明】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解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pnn.com.c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