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您的位置> 首页->文化频道->文学

雪玫瑰(三)

来源: 中国电力报作者: 王存华 日期:18.04.13 [发表评论]
字体大小:  【打印
中国电力新闻网数据库 用户名:
密码:

  开往受灾地区的列车上,整整一车厢都是电力公司的抢险人员,大家又兴奋又不舍——兴奋的是,自己能够肩负起这样光荣的使命;不舍的是,春节将至,如果不能按时完成抢修任务,很有可能要自己一个人在外面过年。

  影影坐在车厢最后一排。坐在她身边的人叫张泽良,是X电建公司副经理,影影曾采访过他。接到抗冰抢险通知时,张泽良正带着队伍在1000千伏特高压新兴开关站工地上战斗。抢险任务不等人,他只来得及给父母和即将临盆的妻子打了一个电话,就匆匆坐上奔赴灾区的列车。

  知道影影是记者,张泽良便向她介绍起此次同行的抢险人员情况:有的常年驻守海外,好不容易盼到过年休假,刚进家门不到一天就接到抢险通知;有的婚期就在本周,喜贴都发下去了,可接到抢险通知后第一时间便赶回公司……影影一边听一边记,内心对这些铁骨铮铮的电力人充满敬佩。

  火车行驶了三个多小时,一行人于黄昏时分抵达电力抢修指挥部。抢修指挥部设在关州宾馆,抢险人员放下行李,简单吃过晚餐就出发了。一队沿着线路一基一基地勘察铁塔受损情况,另一队则全力抢修一条500千伏主干线。

  抗冰救灾新闻传播组组长是省政工部主任孟岩东,副组长是报纸编辑部刘主任。晚饭后,新闻传播组开会,孟岩东按照一名摄影记者加两名文字记者的组合将大家分成四个小组,分赴四个标段进行采访。影影、公司资深摄影记者焦杰和省日报社的老记者三弓被分到一组。此刻,影影心里好似有一只小鸟在欢唱,她觉得自己幸运极了,居然被分到如此“帅”的组合。影影不知道,能够有机会加入新闻传播组的人都是行业内的佼佼者,只有她一个是新手,算是特例。

  第二天,影影和焦杰、三弓跟随抢修人员来到抢修现场,眼前的场景让她惊呆了:山上一片白茫茫,道路两旁的小草都被冻成了冰坨。而眼前这条500千伏线路铁塔上覆了一层厚厚的冰,导线外面也结了冰。由于履冰,导线和铁塔不堪重负,风轻轻吹过,导线带动着铁塔发出一阵阵痛苦的呻吟声。

  为了保住这条输电线路,数千名抢修人员集结在这里。他们爬上高塔,爬上瓷瓶串,用锤子一下一下敲击除冰,漫天飞雪中,听不到嘈杂的说话声,只有叮叮当当的敲击声。

  三弓问现场总指挥向全桢:“没有别的办法吗?这样太危险了,铁塔随时可能倒塌,这就意味着铁塔上的抢修人员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虽然很危险,但这却是最有效的方式!”看三弓似懂非懂,向全桢指着远处的电力线路说道,“你看那里,那是连接电线和铁塔的绝缘瓷瓶,如果覆冰过多,绝缘瓷瓶就会变成电的导体。电流通过瓷瓶上的冰柱向铁塔输电,不仅会造成线路跳闸,还有可能造成局部电网崩溃甚至大面积停电。”

  三弓点了点头,默默走到一边。遥望着铁塔上的抢修人员,他不动也不说话,直到铁塔上的抢修人员被轮换下来,他才快步走上前开始采访。而影影跟在三弓身边,偶尔补充提一两个问题,并有心地记下了三弓的提问技巧。而焦杰早已跑得不见人影,抓拍精彩的抢修镜头去了。

  就在这叮叮当当的敲击声中,三个小时过去了,后勤服务队招呼大家吃饭。工地现场的午餐很简单,矿泉水、馒头加火腿肠。大雪封路,物资运输极其困难,工作餐只有抢修人员才有。虽然大家纷纷把午餐让出来给影影他们吃,但他们怎么忍心吃呢?影影想起自己包里有口香糖,她分给焦杰和三弓一人一个,就算是午餐了。

  三弓用手团了一个大雪球,张大嘴巴咬了一口,对影影说:“有二十年没尝过雪球的滋味了,还蛮好吃,小姑娘你也尝尝?”

  影影也学样儿团了一个雪球,轻轻咬了一口,牙齿一下子被冰倒了。她将雪吐出来,捂着嘴哼哼道:“老师您太坑人了,我牙过敏……”

  晚上,影影回到关州宾馆。宾馆用自备的发电机发电,只有重要的房间有电,其他房间都只能点蜡烛照明。不过,宾馆专门安排了一间手机充电房,方便大家与外界联系。屋子里没有暖气,只放着一个煤火炉,在这种大面积停电的情况下,也算是一种安慰了。

  影影用手揉了揉冻僵的脸蛋,掏出手机,发现信号很弱。她给父亲毛伟强发短信,告诉他电网受灾严重,抢修正在进行中,她可能要晚几天才能回家。

  毛伟强心急,很快就把电话打了过来:“还要很久才能修好吗?我看到电力人员抢修的新闻了,就是没看到你,丫头你还好不?”

  “爸,我没事,跟妈说一声,让她别担心。”影影尽量用轻松的语调跟父亲聊天,牙齿却控制不住地轻微打战,“我住在电力抢修指挥部,条件还算好啦,房间里点着蜡烛,感觉挺浪漫的。”

  “你还真会苦中作乐。”毛伟强有些无奈地说,“傻丫头,一定要注意身体,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影影轻声回答,之前她被冻得冰凉的手脚开始发热,此时又麻又痒又痛。

  为了保留手机里仅存的一点儿电量,影影不敢和父亲多聊,匆匆挂断电话,拿起充电器去充电。

  简单吃了晚饭,影影开始整理当天的采访资料。这里不像新闻组驻地有专用的通讯网络,她只能以短信的形式将新闻素材发到许茹手机上。一条短信一字一句地编写下来,她的手都冻僵了。

  许茹很快回复短信,表示她会把新闻素材整理好,等影影用电方便时打开邮箱便可随时编辑。影影心里一热,感慨闺蜜就是特殊时期的坚强后盾。

  宾馆热水紧缺,只提供饮用水。影影接了一杯水,喝了一半,用剩下的一半刷牙,洗脸是别想了。她叹口气,脱鞋上床,被褥冰冷潮湿,只得合衣躺进被窝。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累,明明困倦至极,她却怎么也睡不着,直到黎明时分才进入梦乡。白天所看到的场景出现在她的梦里:茫茫白雪,千里银线,一座座铁塔连绵伸向远方,铁塔上穿着蓝色工装、戴着安全帽的抢修人员正有节奏地敲打着除冰,突然导线狂舞起来,一座铁塔被带动着迎面朝影影砸了过来……

  “啊!救命啊!”影影惊呼着从梦中醒来。她捂着狂跳的心脏自言自语:幸好是梦。(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刘卓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

  【稿件声明】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pnn.com.cn

相关新闻:

今日焦点

数据中心

基层一句话新闻

Copyright© 2001-2013 中国电力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电力报》、《中国电业》上的新闻,版权归中国电力报社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中国电力新闻网登载新闻业务的函:国新办发函[2000]232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090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67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 编号:1012006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