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您的位置> 首页->文化频道->文学

月色中的片段

来源: 中国电力报作者: 刘慧娟 日期:17.12.05 [发表评论]
字体大小:  【打印
中国电力新闻网数据库 用户名:
密码:

  月光之手,渐次打开岁月的门扉。生命历程犹如潮汐,起伏不定。我站在历程的拐角处,一人静坐,听涛。

  一

  都说兴奋的同时,悲凉会袭上心头。这话一点不假。

  当一种美达到极致,当高度达到登峰造极的时候,势必物极必反。

  唉!这个世界啊……

  天下没有不朽的东西。包括玉石和爱情。

  埃及艳后的美貌和财富让世人瞩目。可她,却心甘情愿地香消玉殒。选择的方式,竟然是撒哈拉沙漠最美毒蛇之王,眼镜蛇的毒液。因为,她的心,碎了。

  心碎,缘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不管来自天使还是来自魔鬼。

  人和时代一样,都会迷茫。一旦找不到岸,便只有留在苦海。如果心迷失了方向,就慢慢地游弋吧!即使回头,也无济于事。

  我实在没有办法,只有做灵魂与躯体的分离。

  一半给虚伪混沌的世界,一半给本真清丽的幻境。

  生命的璀璨,在书卷的页码里,在想象的画面中。轨迹犹如艺术书写,一词一句,尽显风流。

  希冀,闪光在夜色降临之后,蜷缩在油灯古老的光泽。那份温暖和惬意,犹是依偎进老祖母的怀抱。

  生命的意义,悄然被诗行点亮。月光,此时云蒸霞蔚,生命开始渐渐芬芳……

  二

  《二十四史》其实很短。历史烽烟的每一个片段,却很长很长。一个人生命的尺寸,可以忽略不计。可是,迫于无奈,我不得不进了一扇门,又进了另一扇门。

  岁月在遥远的地方,不停地向我招手,却不愿给我任何指引和暗示。

  我坚信,时间,是我诚挚真实的朋友,以唯物辩证法的方式,证实白发和皱纹。证实该走的必然走,该留的,必然留。

  证实我一如既往地饮食人间烟火,不停地喜悦着和烦恼着。

  年龄是公平的象征,不同于健康和美丽,不同于彩色不一的心和灵魂,不同于品质和道德。

  只要活下去,年轮之树自然一圈圈地留下岁月的痕迹。

  想成为古化石没有任何过错,错就错在忽视了生的意义。生要生得坦然,活要活得刚直。要经得起生活的任何质询。

  生着的,为世界呈现了什么?奉献了什么?

  奉献少的索取更多,奉献多的,却不求回报。

  月色中,一片站在高处的蓬蒿,俯瞰着一片站在低谷的树。

  三

  月光在箫声中,慢慢醒来。彼岸的我,不禁泪流满面。

  记忆之中的渡口,已经遥远了。一同渡河的人,早已不见了踪影。使曾经喧嚣的标志,成了荒芜的野渡。

  无人争渡,鸥鹭便不再惊起。

  昨日越走越远。往事湮没了黄尘古道,也湮没了一些人的心。

  只有人面桃花,在梦境里依然鲜活如初,那一声悠长的呼唤,清清亮亮的,仍是意味深长……

  放学的哨声还是那么动听,一群充满浪漫而又热情踢踏的青春步履,一颗颗青春妙曼的心……

  美好的喧嚣,已经定格在那个古运河的渡口。只是,我想问一下,时间的车轮还能回来么?

  我还想再走一走那条土路,还想赤脚蹚过那条清冽的小河,还想听一听那首老歌,还想拿起一片薄薄的石头,在缓缓流动的河里,轻轻地,激起记忆的水花……

  只是远方的夕阳,你还认得我么?渡口的艄公,还能记得我么?

  箫声依旧悠扬,我敢断定,此刻的人,昔日的景,在此刻的月光下,竟是如此美丽,生动!

  四

  母亲的羊群,还唱着欢乐的歌。一直在河边那片草地吃草。而此时的母亲,已经躺在医院病床上。

  母亲惦记着她的羊群。却不能说话,只能用眼睛向窗外探寻。

  羊群的歌声一阵阵传来,母亲就一阵阵流泪……

  母亲心里,只有缤纷的庄稼和她的孩子们。为了那些庄稼,母亲经常和风雨赛跑。为了孩子们,母亲和黎明黄昏赛跑。

  五谷丰登的时候,更是全家沉醉的时候。父亲爱抚着犁铧和老牛,在院子里叮叮当当。母亲用炊烟舞蹈,袅袅婷婷。

  启明星和北斗星是母亲的旗帜,也是号令,更是母亲劳作的好舵手。推磨拉车,赶驴种地。母亲心里有操持农事的目录。凭那些原始的自然赠予,母亲撑起了那些艰难的岁月。使破碎的日子,缀满希望的光华。

  丝瓜秧和藤萝,经常恋恋不舍地扯住母亲的衣襟。雏鸡和小狗随着母亲的脚步撒欢,院子里弥漫着母亲馨香的气息。家的欢笑,一圈圈地漫延。

  在病魔面前,母亲不得不放下一切,不得不一半清醒,一半梦。

  母亲识字不多,不会想到前世今生。甚至连不久前的情景都不能记得很全。但是,母亲一定会记得门前流水的光焰,父亲坚实的背影,孩子们每天放学进门的呼唤。

  病魔几乎让母亲长期待在沉睡中。我不能理解那个世界的情景,也不能体会那种宁静。不知是巴赫用音乐所创造的甜美世界,还是米勒构思的田园画境。

  只愿母亲的梦中,天空挂满果实。田里是茁壮的庄稼和欢快的羊群,一如母亲的品德,散发着花香和果馨。

  无论健康还是病中,清醒还是沉睡,祈愿母亲的心里,永远是美好多姿的天空!

  母亲真的躺下了,直立行走成为母亲最终的遗憾。

  在那张病床上,母亲一躺七年,躺成了一支悲伤的曲子,悲凉,揪心。

  (作者单位:国家电投上海工程公司)

 

责任编辑:刘卓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

  【稿件声明】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pnn.com.cn

相关新闻:

今日焦点

数据中心

基层一句话新闻

Copyright© 2001-2013 中国电力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电力报》、《中国电业》上的新闻,版权归中国电力报社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中国电力新闻网登载新闻业务的函:国新办发函[2000]232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090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67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 编号:1012006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