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文化如何改变社会:春节、鞭炮、革命以及改良

来源: 南方都市报作者: 日期:13.02.16 [发表评论]
字体大小:  【打印
中国电力新闻网数据库 用户名:
密码:

  原标题 [春节、鞭炮、革命以及改良]

  当PM2.5的话题和是否禁放鞭炮的话题遭遇时,对污染的千夫所指立即出现了分化。对于鞭炮利弊的客观分析其实很简单,除了人心寄托的年味,噪音、火灾、炸伤、污染,可以说一无是处,但安全、健康从来都不是人的唯一需求,那不过是人们自我安慰的一个小小假设,抽烟、酗酒、燃放鞭炮都嘲笑着这一假设。

  所以,在这一问题上,实际矛盾的是人的内心需求和安全、污染的抵触。这一矛盾是实际存在的,所以呼吁行政力量进行禁绝就变得复杂而微妙。其实,不光鞭炮,连春节也是度尽劫波才在今天焕发生机!

  辛亥革命后,中华民国临时政府立法决定自公元1912年1月1日起使用公历,并规定公历1月1日为“新年”,袁世凯当上大总统后,采取了折中的办法,在保留公历新年的同时,批准以正月初一为“春节”,全国例行放假。到1929年,南京国民政府立法以公历12月31日为除夕,1月1日为新年,1月15日为元宵节,要求“废除旧历新年,不许放假”。为确保法令实施,国民政府除命各报大力宣传,各机关、学校传达贯彻外,还采取各种行政措施,禁止印刷、出版和销售旧历历书历本,禁止报刊附印旧历,学校调整寒假时间等等。政府这种粗暴干涉习俗的举动,被指责为摒弃中国传统文化,民间亦强烈抵制,民间新年的习俗与热闹也没减弱,不出几年,蒋介石当局不得不承认:“民间习俗不宜过于干涉。”

  比起蒋介石政府不彻底的革命性,“文化大革命”对春节的革命似乎来得更猛烈一些,1967年,春节再次成为了革命的对象。1月25日,上海的《解放日报》以“革命造反派来信”的形式发表了,一个名叫章仁兴的造反派成员提出“春节不回家”的倡议,并在配发评论中写道:春节算得了啥!我们无产阶级革命造反派的最盛大的节日来到了!之后,全国各地的报纸纷纷跟进,用“读者来信”和“倡议书”来“代表”民意,人民日报也刊登了“五十七个革命组织”联合发出破除旧风俗,春节不休假,开展群众性夺权斗争的倡议书。仅仅4天之后的1月29日,中央便顺应“广大革命群众的要求”,发布了春节不放假的通知。在北京火车站,宣传车反复广播该通知,许多准备回家探亲的人甚至退掉了已经买好的返家车票,持续了十余年的“革命化春节”拉开了序幕。在革命化的春节中,人们不能说“恭喜发财”,而要说“祝您今年见到毛主席”。在革命化的春节中,“五不准”也在某些地区被严格执行着,不准放鞭炮、不准烧香拜佛、不准滚龙舞狮、不准大吃大喝铺张浪费、不准赌博不得不说,历史有时候就在不远处,面带讥讽地嘲笑当下。

  几千年传承下来的春节,承载了民众心理、联系着中国人和土地、祖先的情感,当然无法轻易扭转。一遇时节自然会再度破土而出,但春节的复兴,却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的事情了。1979年1月17日,仍然是读者来信,但这一次发声者换成了《人民日报》:《为什么春节不放假》、《让农民过个“安定年”》预示着春节的回归。1980年,中国全面恢复春节休假制度。当意识形态控制放松,物质条件改善,春节、春联、放鞭炮、烧头香、上寺庙等习俗就猛烈地卷土重来。

  实际上,以脱离民意基础的行政方式禁绝燃放鞭炮,既反映了对个体权利的蔑视,同时也是试图对个体权利的土壤社会观念、社会习俗进行连根铲除。不过,虽然这种铲除的力量有一时之强大,但仍不及顶起石头的小草润物细无声般的巨大力量。从这个意义上看,即使革命是强大的,但终究拗不过人心的坚持。前几年政府禁止燃放烟花爆竹,到几年之后的开禁,不过是春节在上百年时间内几度劫难的具体而微的重演人心再次拗过了革命。

  但是,人心却是善变的,习俗虽然强大,却远非人们想象中那样固执。只要顺应人的需求,顺应经济和社会的规律,习俗的改变远比人们想象中来得容易。随着经济发展,技术进步,现代丰富多彩的物质生活在娱乐市场上不断进行竞争,京剧败给了流行歌曲,绘画败给了摄影,虽然鞭炮带给人们难得的“年味”,但前段时间社会舆论对PM 2.5的反复讨论却猛烈地冲击、动摇着人们对鞭炮的态度,已经让人心出现了变化,习俗的根基在不知不觉中被侵蚀掉了。起码,现在关于鞭炮的争论已经从官民之争,变为了民间自发的争论。几千年未有的“戴着口罩放鞭炮”的独特画面出现已经意味着人心的迅速变化。一个可以观察到的现象就是,今年放鞭炮的明显变少了。如果仔细回想一下,就会发现这个趋势不仅仅出现在今年,而且在更长时间范围内也存在这个趋势,从20年前,从除夕直到正月十五延绵不绝的鞭炮,到现在变为多集中于除夕之夜。其实,如果传说是真的,几千年前的古人害怕年兽而逐渐形成放鞭炮的习俗,那么现在,出于对PM 2.5的恐惧,出于环境保护意识,在多种新娱乐方式的竞争之下,逐渐放弃这一习俗,又何尝不能看做一种新习俗的逐渐形成呢?所以,在这个问题上,社会应该更加耐心一些,给习俗一些时间。

  如果顺着这个问题延伸开去,不难发现,虽然革命化的禁绝春节与鞭炮是不现实的、不合理的,但是,顺应社会人心迅速变化的改良却远比人们想象中来得容易。从这个角度来看,小小的鞭炮如此,更大的经济体制也是如此,那么,治大国若烹小鲜,社会政治的运行之道,其实也同样如此!

  (作者系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项目研究员)

责任编辑:孙桂芳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

  【稿件声明】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pnn.com.cn

今日焦点

数据中心

基层一句话新闻

关于Cpnn-我们的服务-联系我们-版权声明-意见建议

Copyright2001-2011 中国电力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电力报》、《中国电业》上的新闻,版权归中国电力报社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中国电力新闻网登载新闻业务的函:国新办发函[2000]232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090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67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 编号:1012006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