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您的位置> 首页->文化频道->生活

《国家孩子》观后感

来源: 中国电力新闻网作者: 蔡家友 日期:19.11.11 [发表评论]
字体大小:  【打印
中国电力新闻网数据库 用户名:
密码:

  电视剧《国家孩子》10月热播,当时因国庆期间,忙于其他工作,加上每天只播放几集就没认真收看,东一集西一集,剧中情景总是在脑中出现。10月底各项事不算忙碌,就从头收看,每天8、9集,一看就舍不得放下,用了五天的时间看完人集。

  《国家孩子》故事背景发生于上个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一场罕见的自然灾害席卷大半个中国,给国家经济造成重创。连一向富庶的江南地区也出现了大批弃婴,上海地区的儿童福利院收满了无家可归的孤儿,刚刚咿呀学语的幼儿面黄肌瘦、襁褓中的婴儿嗷嗷待哺。周恩来总理了解情况后,找来时任内蒙古自治区主席乌兰夫同志商量,能否从内蒙古调一些奶粉来解燃眉之急。乌兰夫当即爽快地答应了总理的要求,并提出一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建议:可以把一部分孤儿从上海送到内蒙古,由草原人民来抚养他们。于是,辽阔的内蒙古大草原敞开她宽广的胸怀,3年中接纳了3000多名上海孤儿,这些来到内蒙古的孩子就被称作“国家孩子”。

  内蒙古自治区主席乌兰夫要求确保这些孩子“接一个,活一个;活一个,壮一个”,至此,这些小至二三岁,大至七八岁的孩子在草原的抚育下长大成人并生儿育女,成为了“土生土长”的内蒙古人。

  全剧开始是从现实时空的2013年,一群年近半百的“国家孩子”回南方寻找亲生父母的旅途中开始的,一列现代火车从草原驶来,引出60年代的老火车朝草原驶去时50多年前的那段往事。

  剧中贯穿的核心人物有9人,即:4个“国家孩子”朝鲁、通嘎拉嘎、阿藤花、谢若水,5个“养父养母”乌兰其其格、苏书记、徐世铎、宝日乌力吉、满都拉,他(;她);们承载着整个故事的体量。随后的点饰人物:甘亮,王朝阳,图雅,温都苏,谢根杨,廉杰,宝力根等,他(;她);们都在剧中起着促进人物关系发展,引领人物性格变化,推动故事前进的重要作用。

  鲁小忠、鲁小鱼是一对亲兄妹,兄妹俩原本与父亲相依为命,还因为好心救了在垃圾桶里找食物的毕若水。住在他们隔壁的黄师傅将毕若水送回了福利院,结果,第二天,被黄师傅送到福利院的却成了他们兄妹二人。原来,他们父亲意外去世,兄妹俩一夜之间成了孤儿,妹妹鲁小鱼因为惊吓过度,还患上了暂时性失语症。哥哥鲁小忠机缘巧合之下成为了“草原雄鹰”哈图的儿子,成为了草原上最好的马倌、摔跤手。他也改名成了“朝鲁”,意为“石头”,同时也暗喻着,他始终忘不了自己“鲁”姓,忘不了自己的根。

  妹妹鲁小鱼在保育员乌兰无微不至的照顾下,终于开口说话。并被乌兰领养,改名为“通嘎拉嘎”,意为“清澈”,通透如水,名与人像极了。

  毕若水原本是福利院的一个孤儿,逃出福利院后,遇见了好心的鲁家兄妹,从此结下了不解之缘。后来,被当地支教的谢根杨、满都拉夫妇收养,改名谢若水,因此成为了唯一保留汉族名字的孩子。自幼体弱多病的他,也像自己的养父母一样,爱上了学习,时常手不释卷,看似羸弱,实则有自己的坚守。

  还有不讨人喜欢的黄小仙。因为在原先的家庭受到了忽视,因此养成了护食、善妒的性格。在领养的过程中,她抓住了机会,取代小鱼,成为了公社书记的女儿,改名“阿藤花”,意为金色的花朵,她也因此过上了理想中的富裕生活,不过,她也越发心胸狭隘,得失心极重。这四个孩子,一起从上海出发,却因为选择不同,开始走向了不同的人生终点。

  电视剧最吸引我的,是还原了那个年代的时代印记,那时候的人纯粹而简单,总是为了国家、为了别人而活。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乌兰,那些孩子到内蒙古的时候,她只是一个19岁的保育员。但是,因为在抚养通嘎拉嘎的过程中,对这个女孩儿产生了感情。为此,她不惜忤逆领导,抢回了孩子,并在众人面前,在自己心上人面前立誓:我一辈子将只有这个孩子!因为这个孩子,她放弃了自己的爱情,自己的事业,而旁人问起原因,她只是坚定地说:是我把她从上海接回来的,我就是她的额吉(母亲)……”

  她不光疼爱通嘎拉嘎和朝鲁、她还疼爱阿藤花和谢若水等每一个“国家孩子”。她有她的情感逻辑:他们是我从上海接回来的,我就是他们的额吉。阿藤花的养父苏书记要送给通嘎拉嘎一个书包,被自私的阿藤花一把抢去,乌兰目睹了这一切,但她嘱咐女儿,不要责怪阿藤花,她连夜给女儿做了一个新书包。自私的阿藤花对身边人搞小算计,孩子们有怨言,她都会说,你们可都是一辆火车从上海来草原的啊。她总是化解怨恨,弥合创伤,消除误会。谢若水保护草场,与朝鲁发生冲突,朝鲁认为这是打击报复,谢若水发誓说:“如果我有私心,我下半辈子不得好死。”乌兰紧皱眉头,赶紧去捂住谢若水的嘴巴,说:“哎呀哎呀,不能那么说。”乌兰听不得一点影响孩子们的负面信息。

  在她眼里,再黑的夜,也有灯光和星光;再冷的天,也有炉火。她用微笑融化坚冰,包容一切。在她眼里,孩子都是天使。孩子淘气,她忍耐;孩子难缠,她等待;孩子犯错,她批评。但她从不抱怨;孩子的每一点疼,她都疼。孩子哭,她也哭,孩子笑,她也笑,孩子的困难,都是她的困难。孩子富贵了,升迁了,或者是一时迷失,找不着方向了,她都有着自己的定力,用自己来自草原的独特智慧去应对。

  乌兰达观的人生态度更是感染人。丈夫徐世铎出轨提出离婚,女儿为她叫屈,气得泪流满面,问她难过吗?她说:“难过,难过哦,再难也得过!” 徐世铎突然中风,被送回乌兰家,乌兰照样伺候他。朝鲁说,徐世铎已跟你离婚,你跟他没有婚姻关系了。她平静地说:“那就再结一次吧。”

  女儿的泪水还是在流,乌兰微笑着劝女儿:“一颗星,一颗泪,别掉了,星星都掉下来了。你看,牛啊羊啊低头啃草,是快快乐乐的,不是仇恨。”乌兰的腮边一行泪,但她微笑着。永远那么阳光,那么快乐。

  给人印象深刻的还有那个白发苍苍的盲人琴师,总是坐在石头上拉着马头琴,琴声哀伤婉转,仿佛是在用马头琴向世人诉说什么。

  当那些懵懵懂懂的孩子看着这个孤独而神秘的老人,好奇地问,他看不见了怎么拉琴呢?乌兰说:“他是在用心演奏。”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他虽然看不见这个世界,但仍然努力用心感受着这个世界,并努力为这个世界带去一丝欢愉。

  还有那个看似柔弱,实则活得最通透的通嘎拉嘎。小时候,原本富裕的苏书记要收养她,阴差阳错之下,被阿藤花夺走机会,后来成为了清贫的乌兰之女。

  当他的哥哥为她打抱不平,认为是阿藤花夺走了她的一切时,可是她说:我不觉得不公平,我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跟额吉在一起,我觉得很幸福。”对她而言,优越的物质条件始终比不上一个真正爱你的家人,爱与家人才是生活的真谛。

  可惜,在如今物欲横流的世界中,物质给我们带来的不安全感,让这样的女子越来越少,更多是被逼成追求物质的阿藤花。

  电视剧最打动人的是对“叶落归根”的展示。经过多年草原文化熏陶,故乡已经成为了这些孩子模糊的记忆,他们早已成了一个蒙古人。他们换成了蒙古名字,穿上蒙古袍,骑着马,喝着烈酒,哼着大草原的长调。在宽阔的草原,他们收获了亲情、友情,甚至邂逅了爱情。然而,故乡的回忆,虽然短暂,但始终无法抹去。当听见熟悉的戏曲,朝鲁还是会记得那曾是父亲最爱听的。看见老乡带的海米,即使现在已经无法下咽,朝鲁仍然满怀欣喜,因为那是来自故乡的气息。

  同时,通过“国家孩子”们出身于上海,成长于草原的心路历程,也再次去定义了家乡、故乡的内涵。“天之仓,地之茫,天地苍茫有爹娘;走多远,回头望,那是故乡永远不能忘。”的主题歌展现了具有双重故乡的这些国家孩子多了一条回家的路,也多了一份乡愁。就如同那个将自己一生奉献给大草原的谢根杨。当年,意气风发的他怀揣着梦想,从天津来到了大草原,并在此扎根,一心为祖国边疆做贡献,最终也是死在了大草原。

  听闻他的死讯,他的族人千里迢迢赶来只为接他回家,因为他们说,叶落归根,人之常情。虽然看似迂腐不堪的举动,他的养子谢若水却同意了。通过谢若水的描述我们才知道,虽然谢根杨真的热爱这片土地,但是对于故乡的感情始终无法抹去。他偶尔哼着家乡小曲,气极之时说的也是家乡话,就连临死之前,他的眼睛看的也不是草原,而是天空。在他内心深处,大草原的风不管如何猛烈,也始终无法吹散熟悉的乡音,剧里给他的最后一个回忆镜头,也是他来到草原之初,在黑板前写下自己的名字,用天津话自我介绍:大家好,我是谢根杨。

  片尾这些五六十岁的国家孩子上海寻亲记的情节告诉我们,他们割舍不了血脉亲情,更无法离开养育他们的草原。或许,上海就是他们梦里的故乡,而草原却是他们今天的家乡。未来的岁月里,他们必然爱着家。

  《国家孩子》这是一部感人致深的充满民族大爱的电视剧,全剧40集,没有假大空的东西,语言朴实无华,没有华服点缀,宽松朴素的蒙古袍贯穿全剧,中年人觉得他们过去就这样,年轻人也觉得有他们的影子或者有身边人的影子,真挚的情感常常把观众瞬间带入。演员跨越几个年龄段,但没有太大的表演痕迹。年龄层次感很强。主人公的命运发展,涵盖了改革开放的历程,他们的命运与国家命运息息相关,他们用自己的努力、自己的勤劳走上致富道路,同时,他们个人的富裕,又充实了国家的富强。

  (作者单位:贵州电网兴仁供电局)

 

责任编辑:王诗蕊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

  【稿件声明】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pnn.com.cn

相关新闻:

今日焦点

数据中心

基层一句话新闻

Copyright© 2001-2013 中国电力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电力报》、《中国电业》上的新闻,版权归中国电力报社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中国电力新闻网登载新闻业务的函:国新办发函[2000]232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090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67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1012017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