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您的位置> 首页->文化频道->生活

修月亮的人

来源: 南方电网报作者: 陈春 日期:19.09.11 [发表评论]
字体大小:  【打印
中国电力新闻网数据库 用户名:
密码:

  大和中,郑仁本表弟,不记姓名,尝与一王秀才游嵩山,扪萝越涧,境极幽后,遂迷归路。将暮,不知所之。徙倚间,忽觉丛中鼾睡声,披榛窥之,见一人布衣,甚洁白,枕一幞物,方眠熟。即呼之,曰:“某偶入此径,迷路,君知向官道否?”其人举首略视,不应,复寝。又再三呼之,乃起坐,顾曰:“来此。”二人因就之,且问其所自。其人笑曰:“君知月乃七宝合成乎?月势如丸,其彰,日烁其凸处也。常有八万二千户修之,予即一数。”

  ——唐·《酉阳杂俎》

  小波跟我一起来的单位,他什么也没带,带了一条烟,兜里装着一部手机就来报到了。我把学校里面的被褥带来了,后来才发现我的那套被褥比单位派发的差了许多,只能拿来垫床。所里面的老师傅过来散烟,一一抱拳谢过,上楼到办公室选了座位,看着桌上贴着的名牌,不知道要在这个地方待多少年。

  因为我是学汉语言文学毕业的,所以我的第一份工作理所当然的是电线杆编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学汉语的一定能写得一手好字”这种误解。我左手拿着一罐红油漆,右手拿着一支毛笔,顶着正午的太阳,准备写之前,老石师傅唰唰几下把杆子上的男科广告撕得干干净净。因为太热,我随手写着杆号,红油漆沾得满手都是,老石师傅一个劲的在旁边鼓励,说我写字太好看了,阿拉伯数字写得都好看。

  我跟小波一起编进了配电班,跟着一帮老师傅搞线路运维,我会开车不会骑摩托车,小波会骑摩托又不会开车,互补之下很快适应了配电班的节奏,然而终究是动手能力太差,很多时候我们俩只能拆点扎丝或者传递工具,夏天工作,为了学习技能,顶着太阳抬头望着电线杆,每天晚上眼睛都疼。我问小波疼不疼,他说这是视角问题,等哪天我们也在电线杆上了,就不疼了。后来发现,真的很有道理。

  中和供电所就在中和镇上,这中和镇虽然是个中心镇,但是不知为何比周围几个社区都要小,镇上连一家网吧都没有,没有抢修的晚上除了看电视就是玩手机,日子过得极为闲淡。后来我有了车,我每天晚上就开着车去三洞社区上网,直到十一点才回来睡觉。小波不喜欢上网,喜欢在房间看书,我问他:“你看你名叫小波,你又姓王,你为啥不当个作家,要来这儿遭罪。”小波反问道:“我就是学电工的,我当然是要当电工的,你是学文学的你咋不去当作家?!”我一想,没办法,这人说话越来越有道理了。

  供电所门口的小院子里面有一个实训小基地,两根电线杆子一台变压器,我跟小波每天就在那儿练爬杆,因为我比较胖,每次爬到杆顶的时候电线杆都晃得厉害,但是又觉得上边凉快,每次爬上去还挺有成就感。小波虽然瘦,但是却不喜欢爬到杆顶,爬到一半的时候在变压器那儿就停下了,电工的专业直觉让他爱上了研究TTU接线,所以过了不到半年,岁末年初的时候,他去了营销班,我留在了配电班。也正是在那个时候,我们俩迎来了第一次抗凝冻行动。

  冬天的中和会是什么样,我之前也没有想过,我家就住在县城,但来中和上班之前,我也就到过中和一次而已,我又怎么会想到中和的冬天竟是如此与众不同。抗凝冻不分日夜,山上能见到的每一株植物都身披冰甲,粗一些的树木以千奇百怪的姿势压在覆冰的电线上,看得人一阵恍惚。

  我和老石师傅、文师傅一个小组,每天深入大山,寻找故障点,冷风伴着毛毛细雨,雨刮器刮下来的冰碴子看着让人完全不想下车,有时候刚刚下车组装好操作棒,那深绿色的操作棒上就已经结上了一层薄薄的冰。许多倒落的树木就那么横在了乡村小路上,我们用油锯处理掉了三棵,偏偏是遇到第四棵的时候,油锯坏了,我这辈子都忘不了我跟老石拿着柴刀将那棵大腿粗细的松树砍成三截的场面,手套一脱,掌心全是血,我长这么大哪儿遭过这个罪呐。那也没办法了,天气越来越不好了,路也开始结冰了,政府领导也到我们的现场来了,某一天晚上站在一个小山坡上,看着周围黑压压的村庄,感觉压力越来越大了。

  因为形势严峻,全所都投入到了抗凝冻的工作中,小波也加入了我们小组。政府开始组织人员在国道上对路过车辆进行劝返,因为水龙坡路段道路凝冻太严重,但是不知为何没有拦停我们的抢修车,只是嘱咐了一句“兄弟伙,注意安全。”防滑链带着唰啦啦的声响,直奔水龙。水龙中学停电了,准确的说,整个水龙社区都停电了。一行四人爬到了山顶的操作开关下,发现了故障点就在开关上,俯瞰着山下黑压压的水龙中学,隐隐能听到学生们打闹的声音。文师傅当机立断道:“赶紧复电!孩子们还要做作业!这样打打闹闹成何体统!”过不多时,当绝缘操作棒拉下开关的那一刻,水龙中学灯火通明。我们坐在山顶的空地上抽着烟,看着山下的学生陆陆续续走进教室,我问小波:“爽不爽?”小波慢悠悠的吐着烟,笑道:“有点儿意思啊。”

  后来,每一年的抗凝冻都成了固定的工作,我和小波的工作也不再仅仅局限于各自的部门,双覆盖开始之后,我跟他经常要到移动基站去查看不在线的TTU,有一次去到高速公路旁边一座没有路的山,一人找了一根木棍,开路上山。闲着无聊,我跟小波聊起《酉阳杂俎》里面写的故事,跟他说原来唐朝人就知道月亮发出的光是太阳反射出来的。小波似乎并不多在意唐朝人知道些什么,反而对故事里修月亮的人产生了兴趣,一路上反而聊了许多神仙志怪的事情。到了山顶的移动基站,他说他要去撒尿,等他回来的时候他郑重地跟我说:“我想了,其实这个世界确实是有修月亮的人。”我笑道:“子不语怪力乱神,这也就是传说而已,难不成还真有嫦娥奔月导致天蓬投胎?”小波说:“你想呀,我们去抗凝冻抢修的时候,那些黑压压的寨子,一点光都没有,我们去了,他们就有了光,那我们不就是修月亮的人?”我心想完了完了,这小兔崽子说话不仅有道理,还越来越有水平了。

  再后来,我调动到了局办公室,小波还是留在了中和。走的那天,我去床下拿出了我从学校带来的棉被,把我的笔记本电脑送给了新来的小周胖子,去办公桌上取了名牌,来到了新的工作岗位。办公室的工作跟供电所大不一样,对着电脑一坐就是一天,敲击键盘的声音从未停止,有时候加班赶材料忙到晚上的时候,我会去12楼的天台吹吹风,看着县城的万家灯火,还真是凤凰羽毛一样美丽的地方啊,不知不觉想起了过去三年在中和供电所和大家一起工作的日子,想着想着突然我又想到了那个修月亮的故事,修月亮的人为何会在荒野酣睡,正是要时刻关注着月亮今天到底有没有亮啊!那躺在草地上的修月人,心如其衣,皓白如月光。

(作者单位:贵州电网都匀三都供电局)

 

责任编辑:王诗蕊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

  【稿件声明】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pnn.com.cn

相关新闻:

今日焦点

数据中心

基层一句话新闻

Copyright© 2001-2013 中国电力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电力报》、《中国电业》上的新闻,版权归中国电力报社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中国电力新闻网登载新闻业务的函:国新办发函[2000]232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090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67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1012017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