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码:
您的位置> 首页->文化频道->焦点

学费的故事

来源: 中国电力报作者: 郝秀金 日期:17.08.10 [发表评论]
字体大小:  【打印
中国电力新闻网数据库 用户名:
密码:

  这个故事,得从我的奶奶说起。

  在我童年记忆里,奶奶最疼爱我们,她有近20个子孙,每一个都是她的心肝宝贝。那时候,小孩子如果做了错事,最怕挨打和父母不给饭吃,而我们就不怕,无论谁做了错事,立即跑到奶奶家,不但有好吃好喝,晚上睡觉都不用回家,直到第二天奶奶把我们送回去。奶奶常说的一句话是:“打的没有吓的狠,只要小孩知道错了,下回不再犯了就好。谁没有做错事的时候呢?”

  奶奶说,没有供父亲上学,是她一辈子最后悔的事。1952年,父亲15岁,上小学六年级。正月二十开学了,别人家的孩子都陆续报名上学了,可父亲却死活不去报名。奶奶踮着小脚,从东到西追了半个村子,也没有把父亲赶到学校去,一气之下,奶奶坐在村头的大槐树下哭了起来。父亲抱着奶奶痛哭道:“娘呀,我想上学,我做梦都想上学,可是咱家哪有钱交学费呀?”

  当时学校知道此事后,校长舍不得父亲这棵好苗子,专程来到家里动员父亲回校上课:“学费可以暂时欠着,明年再还,可伙食费得自己解决。”那天晚上校长离开后,父亲一个人跑到村外的草垛前哭了大半夜。从那以后,父亲再也没有提起上学的事。那一年,父亲陪着奶奶下地干活、养牛放羊、开荒种菜,15岁的他,撑起了半个家。

  1978年,我小学毕业即将升初中。学校规定,学费每人8元钱,不交学费,不准领书。8元钱,对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亲而言,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那时我们兄弟姐妹5个,4个孩子上学,每年开学的时候是父亲最着急的时候。为了筹足学费,父亲只能去别人家借钱,很多时候都吃了“闭门羹”。无奈之下,父亲找到当老师的堂哥,让他跟校长说个情,讲讲家里的实际情况,学费缓一缓再交。没想到,校长一下子就同意了,这一缓就是一年。放寒假的时候,父亲终于攒够了8元钱。母亲特意缝了一个装钱的小布袋,再把小布袋缝在我裤腰上,以免弄丢。到学校后,我松开腰带,老师费了好大的劲才把布袋拆开,我被闹了个大红脸,同学们笑话我好几天。

  1996年,我参加工作近十年。由于爱好写作,我被公司领导推荐到(原)安徽电力职工大学学习,同时规定待学业结束,拿到毕业证后,我才能报销学习期间的相关费用。然而,当我结束了两年的学习顺利毕业后,公司管理层重组,原来的文件、资料都无从查找,学费的事便就此搁置了。两年的学费、伙食费、资料费等加起来有一万多元,这对于每月工资不到两百元,还要养活一家四口的我来说,简直是一个天文数字。算上平日节衣缩食省下来的,加上从亲戚朋友家借的,终于用了两年时间还清了这笔学费。但是对此我一点儿也不后悔,通过学习,我开阔了视野,提升了个人价值,积累了我人生的“第一桶金”。

  2010年7月,我的两个孩子同时考上大学。当收到两本烫金的录取通知书时,我激动地给各路亲戚朋友打电话、发信息,想让更多的人分享我的快乐。可面对每年5万多元的学杂费,我们两口子“压力山大”。除了申请国家助学贷款、贫困家庭困难补助、校园勤工俭学项目之外,再加上亲戚朋友的借款,四年下来,我举债8万元。我的工资收入、妻子摆地摊的收入,全部用于还账。

  2014年,两个孩子顺利大学毕业,而且还能继续深造,走进更高的学府。现在,我已还清了所有借款,孩子们也有了各自的收入,不但能解决自己的学费,还能反过来补贴家用。

  如今,我再也不用为学费而发愁了。

  (作者单位:安徽阜阳城郊供电公司)

 

责任编辑:刘卓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

  【稿件声明】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解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pnn.com.cn

相关新闻:

今日焦点

数据中心

基层一句话新闻

Copyright© 2001-2013 中国电力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刊登的《中国电力报》、《中国电业》上的新闻,版权归中国电力报社所有。未经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批准中国电力新闻网登载新闻业务的函:国新办发函[2000]232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 编号:京ICP证090268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3567

中华人民共和国互联网新闻信息许可证 编号:1012006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