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能源局主管    中国电力传媒集团主办
您的位置> 首页->经营管理

马龙供电推进农网改造助力脱贫攻坚工作

来源: 中国电力新闻网      日期:19.09.02

  中国电力新闻网讯 通讯员 杜明彦 车玉奎 报道  时序初秋,曲靖市马龙区马过河镇西北,群山环绕的上关坝村郁葱依旧,除了田野的稻香和村中路上不时掉落的核桃,找不到一点秋的味道。

  下午四时,蹒跚着从地里背回一箩猪草的李朝贵,才一到家,就忙着找香皂、毛巾。

  “人爽一盆水,马爽一盆料。”73年的人生历程和田间劳作,让李朝贵悟出了去疲劳养精神的经验。多年体验告诉他,“劳累时,洗个澡比吃一顿好饭菜还让人舒服。”

  “要不是电力部门,可能这一辈子都享不了这个福!”而今迈入小康社会的的李朝贵,言及当下的生活,一个劲地感谢党和政府,感谢电力部门。

  缺水的“边村”

  民谚有云,“山有多高,水有多高。”而上关坝村,却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这个遥距镇政府所在地15公里、县城42公里的村庄,虽满山茂林覆盖,水源则在山麓的沟溪,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缺水村”。

  “全村都要到山脚的水塘去挑水。”忆及往昔,李朝贵用微颤的手指遥指500多米外的地方。“这条水泥路是近些年才铺好的,从我们记事开始,全村人挑水都得走泥路,天晴还不怎么,雨季天,整条路到处是泥塘,踩着水,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泥浆塘里,真不好受,因挑水而摔在泥塘里的事经常发生。男子在家还好,有的家庭男的在外打工,只有妇女和老人在,挑水便是常见的一件难事。但生活离不开水,每天少说都得挑2、3担来。”

  由于挑水的艰辛,洗澡对于村里人而言就成了一个仅闻其名但无其实的概念。“男的都是到水库里洗澡,女子生娃坐月子那个月,只能用大盆在柴火上烧水洗。”李朝贵告诉笔者,他第一次在家洗热水澡,是37岁。

  上关坝村的饮水困难是因电而了,但用水却晚了用电好多年。通电和自来水,对村民而言,注定是跨时代的事件,并将铭记于上关坝村的历史上。

  地处偏远的上关坝村,与昆明寻甸县仅一山之隔。上世纪七十年代,寻甸通电时,供电部门同时点亮了毗邻的上关坝村,使之成为整个鲁石村委会第一个通电的村小组。

  从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的二十多年里,外面的世界已发生了翻天的变化,而山里的上关坝人,生产生活的方式却改进不大。进村电力的问题,亦在照明上停滞了二十多年。

  九十年代,在外打工归来的村民发现,用电可以抽水,少数的人便陆续买来水泵,开始了新的取水方式。

  缘电的清泉

  水泵抽水给上关坝人带来便利的同时,相应的问题也随之产生。

  起初,买来水泵的人家同时买来一圈绝缘线,用水时,肩扛水泵,手提绝缘线,从家里私自搭电饮水,给用电安全造成巨大隐患。距离水源点不太远的村民,直接从家里私自架线。一时间,全村100多户人家饮水的三个龙潭,每个旁边都有数棵村民自栽的木电杆和凌乱的导线。

  为此,供电所直接和通过村委会,多次地进行安全用电宣传,劝诫村民的不安全用电行为,并切断发现了的私拉乱接线路,但依然有村民为省挑水劳累而偷偷抽水。

  在与村民多次打交道而无法杜绝私拉乱接线路的情况下,为最大限度减少触电风险,供电所在水源点栽了水泥电杆,让村民将水泵固定于水塘,在抽水处安装电表。

  在接下来二十年左右时间里,数十个水泵陆续放进龙潭,数十根水管插进水塘。“那样子看着就不舒服,乱七八糟的。”村长李洪军告诉笔者,而且还不时发生水泵被盗的情况。

  供电所的工作,也因此而出现困难。1996年参工后一直在马过河工作的韩华昆,见证了整个抽水用电的历程。他还记得,因水源点没有墙面,数十块电表齐刷刷挂在电杆上,让他们每次抄表都困难重重。“尤其是雨季,随时都担心触电风险,所以,龙潭旁抄表,都是要选艳阳高照的日子。”

  如此状况,在近年来的脱贫攻坚工作中得到了彻底的改变。在各部门的支持配合下,村委会在村子高处的山头建起了200立方米的水池,供电部门架设了线路,安装了专门的变压器,每家每户无需再用自己的水泵抽水,而是由村里安装统一规范的水管,在家就可安全便利的用上来自水源点的自来水。

责任编辑:周小博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

  【稿件声明】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解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pnn.com.c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