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中电智媒IOS版

  • 中电智媒安卓版

X

华电国际朔州热电:杂谈“腊八”话“年味”

来源: 时间:2021-01-21 10:43

  中国电力新闻网讯 通讯员 帖玉梅 报道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腊八粥,喝几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满街走。这首富有画面感、脍炙人口、朗朗上口的童谣把传统佳节描写得淋漓尽致。好像此刻闻到了香飘四溢的腊八粥,让人垂涎欲滴。

  2021年大寒遇腊八,机会千载难逢,喝腊八粥是腊八节的习俗。腊八粥又称“七宝五味粥”“佛粥”“大家饭”,讲一个关于腊八节的故事吧,农历腊月初八这天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古印度人为了不忘佛祖在腊月初八悟道成佛,便在这天以吃杂拌粥作为纪念,自从佛教传入中国,各寺院都用香谷和果实做成粥来赠送给门徒和善男信女们,到了宋代民间逐渐形成在“腊八”当天熬粥和喝粥的习俗,并延续至今。“腊八节”作为家乡文化已代代传承了下来,家人喝了腊八粥,五谷丰登幸福年。

  从我记事起,母亲每逢腊八必做“腊八粥”,一直延续至今,从未间断,小时候家里并不宽裕,腊八粥的食材比较单一,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已参加工作,生活质量与日俱增,腊八粥的食材已是丰富多彩,而且还可养生,食材母亲会提前一前泡好,熬制不用高压锅,用那种大铁锅,吃粥还有“不见红日”之说,于是乎母亲便会凌晨两点左右起床,把泡好的食材一股脑儿放入大铁锅,加以清水,盖好大锅盖,由于怕糊底,母亲不时常用铲子铲铲,锅里搅搅,煞是辛苦,儿女们曾劝母亲为何不用高压锅呢?母亲便说:“高压锅打出来的就是时间快,没有粥的香味,用铁锅熬出来的才有粥的味道,现在用天然气,你们小时候用灶火熬出来的才好吃呢。”大约五时左右,满满一大锅红红的、稠稠的腊八粥出锅了,香飘四溢,母亲便会扯起嗓子,叫着我们的小名,我们姐弟三人揉着矇眬的睡眼,打着呵欠,盛得满满的五大碗腊八粥已摆在桌子上,弟弟总会在碗里闻一闻,吃之前在粥里会加上白糖,嘴里品一品,香甜可口,好吃得不要不要了,吃完了还会咂咂嘴,一副陶醉在美食的模样。这是儿时的回忆,现在仍是记忆犹新,一碗腊八粥,诉说着人间烟火的味道,哪碗粥是母亲的味道,道不尽母亲的情与爱……

  过完腊八就是年。年味越来越近了,家家户户忙得不亦乐乎,开始置办年货,父亲会精心调配的卤汤煮肘子、猪蹄、炖鸡,然后抹上蜜进行红烧,还会做满满一大盆肉丸子,母亲会做各种面食,经母亲巧手一捏,形态各异、极具特色的花馍馍出世了,母亲还会在每个花馍馍上面点红点,增加美感,现今我和姐姐风趣地说:“您这花馍馍绝对可以直播带货了。”母亲会做的面食太多了,一团面在她手中揉来揉去,犹如变魔术似的,搓麻花、炸三道子朔州小吃、炸麻叶、炸馓子……最有趣的便是和母亲去小商品批发市场购置年货,记忆中的批发市场永远是人山人海、熙熙攘攘,各种年货琳瑯满目,看得你是目不暇接,我挽着母亲的胳膊,乐此不疲地一家一家看,零食干果类、春联、福字、大红灯笼……总之每每和母亲采购年货,拖着疲惫的身体,但心里说不出的乐呵呵,提前感受到过年带来的喜庆感。

  父母一天天老去,儿女总是劝他们:“好多东西都可以去超市买,不要再亲历亲为了,太累了,身体吃不消。母亲总是叨叨:“自己做出的东西放心好吃又省钱。”弟弟回家时,母亲把丸子、烧肉、炸豆腐、花馍、麻花……装得鼓鼓的,弟弟便说:“妈,不要给拿了,家里都有。”可母亲硬塞给弟弟,弟拗不过母亲,手提着鼓囊囊的年货下楼,母亲还会在阳台上喊着弟弟的小名,“带着孩子们过年回来吃饭。”当我做了母亲,过年时给女儿换上漂亮的新衣,扎着可爱的小辫,吃着美味的年夜饭时,心里的快乐油然而生,也真正体会到母亲内心地感受。去年由于疫情的原因,有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一家人,一粥一饭,一汤一菜,谈笑风生,这就是幸福。

  无论是腊八粥,还是年夜饭,中国人讲究个团团圆圆,和和美美,远在异乡的人们早已是归心似箭,结束一年的奔波,回到家中贴一副春联,燃一筒烟花,挂一盏红灯,道一声祝福,吃母亲亲手包的饺子,父亲拿手的红烧鱼……漫说年味,亦是人生一个未尽的话题,真可谓是温暖千万家,幸福全中国。

责任编辑:王萍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南四环西路188号7区18号楼

邮编: 100070

Copyright©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中电传媒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电力新闻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  严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