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中电智媒IOS版

  • 中电智媒安卓版

X

恩施供电:太阳升起的地方

来源:中国电力新闻网 时间:2020-11-04 11:42

中国电力新闻网通讯员 杨志英

  雨后初晴,和煦的阳光穿过薄薄的云雾照射在巴东县东瀼口镇宋家梁子村的崇山峻岭上,也照射在宋家梁子村光伏扶贫电站的每一块光伏板上。

  “锦旗先别做,暂时不送了!”阳光下,宋家梁子村村民、光伏电站管护员宋发翠正给一商户打电话。“不做了?你几个月前就把订金交了,怎么说不做说不做了?这可不是你的性格。”电话里传来对方诧异的声音。“没办法,送不出去,我一直在想办法,联系了好多人,都被拒绝了。”宋发翠解释到。

  这日子没法过了

  位于长江边的巴东县曾经是国家级重点贫困县,宋家梁子村是全县118个建档立卡贫困村之一。

  在村里,贫困户宋发翠一家曾是出了名的吵架专业户。

  那天,宋发翠又在家里和丈夫张泽月吵了一架。起因是宋发翠希望张泽月和她一起去地里干活。

  任凭宋发翠好说歹说,张泽月就是两个字:不去!

  “活,活你不干,家,家你不管,这日子没法过了! ”宋发翠气得直跺脚,又无计可施。

  “我晓得,你嫌我有病,嫌我没用。不过就不过!”张泽月平时不怎么说话,吵起架来却毫不示弱。

  宋发翠气得快要爆炸,她顺手拿起一个水杯就要往地上摔,但看到空荡荡的家,举起的杯子又放下了。她狠狠地瞪了瞪张泽月,不再理睬他。

  阳光从门外直射进来,格外刺眼。宋发翠默默地关上门,瘦小的身子无力地依在门上,泪流满面。

  “好!好!”同一间屋子里,宋发翠一出生便患病的小儿子正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节目,不时兴奋地拍着手。类似的吵架场景,他早已习以为常。

  生活的重锤

  今年45岁的宋发翠是土生土长的巴东人。这一方山水养育了她,也给了她接二连三的致命打击。

  2007年,宋发翠9岁的女儿失足掉进村边的水塘里,在外打工的宋发翠和张泽月奔命一样赶回家,却只见到女儿冰冷的身体。宋发翠疯了一般就要往水塘里跳,白发的母亲一把拉住她,“她是你的女儿,你也是我的女儿呀,你就这么去了,让我怎么活呀!”看着泪眼婆娑的老母亲和4岁的大儿子,宋发翠瘫软在水塘边。张泽月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从此变得精神恍惚。

  2009年,随着小儿子的出生,这个不幸的家庭重燃了希望,又恢复了欢声笑语。短暂的幸福过后,宋发翠发现,小儿子智力发育明显比同龄儿童迟缓,直到两岁也不会说话。宋发翠抱着儿子四处求医问药,多家医院均确诊为先天性自闭症,宋发翠刚刚筑起的希望之墙再次轰然倒塌。

  祸不单行。2012年,张泽月因脑卒中住院7个月。曾经连续10个多月不能下床走路。

  一边是生活无法自理的父子俩,一边是巨额医疗费带来的沉重债务,宋发翠被压得喘不过气来。

  2014年,不幸再次降临。宋发翠家遮风避雨的小平房在一场地震中震塌,让这个苦难的家庭雪上加霜。

  几年间,宋发翠娘家和夫家的几位老人也先后离世。

  灾难、疾病、贫困,几乎要将这个曾经幸福的小家庭拖垮。

  夫妻俩蜷缩起来,艰难地承受着生活的重锤,吵架和流泪成为他们释放情感最直接的方式。

  必须坚强地活下去

  “这一个个像刀子一样,剜着我的血和肉。我哭哑了声,流干了泪,绝望了心。”兄弟姐妹远居他乡,宋发翠独自舔砥着心中的伤口。从小就爱读书的她把这些伤痛写进了日记里:“我想到过死,但看着两个需要抚养的小生命,病榻上的老公,我不能死,我一走,这个家全散了。为了他们,我必须坚强地活下去。”

  宋发翠就像大山里那一颗颗小草,在经历风雨雷暴后,又顽强挺立起来。

  她用瘦弱的肩膀,独自挑起生活的重担。她四处借钱,将大儿子送到学校读书,背着小儿子求医问诊,陪护张泽月做康复治疗。修新房时,为了节约工钱,她通宵不睡觉,将砖头一块一块背到工地,将泥沙和水泥一筐一筐背上房顶。

  宋发翠每天勤扒苦做,一家人的吃穿不成问题。但时光易逝,心病难除。对于女儿的意外离去和小儿子的病,夫妻俩始终无法释怀。张泽月一直不愿走出家门与人交往。宋发翠好言劝,恶言激,想尽了办法,毫无效果。夫妻俩就像生活在一个没有阳光的角落里,动不动就吵架。

  天上不会掉馅饼

  宋发翠屋前的山坡上,有一片茂密的树林,树林旁的几块土地,常年无人种植,荒草丛生。

  2017年的一天,空地上突然热闹起来。宋发翠一打听才知道,国家电网公司要投资200万元为村里建一座光伏扶贫电站,建成后赠送给村集体。

  村民们议论纷纷,宋发翠却不以为然地说道:“天上不会掉馅饼,等着看吧,不一定是好事。”

  对于供电员工,她有一种复杂的情感。

  那年女儿溺亡后,供电所的女电工悄悄帮她交了好几个月的电费。生命寒冬里的那份温暖,她至今难忘。但2014年那笔电费罚款,她一直心有不甘。

  那一年,村里同时有20多户人家修新房,本就供电卡口的村级电网不堪重负,电饭煲连饭都煮不熟。无奈之下,宋发翠找人帮她家重新牵了一根电线。这下,饭能煮熟了,电灯也更亮了。

  哪知没过多久,供电所的电工就找上门来了,他们告诉宋发翠,新架设的电线绕越电费计量装置,直接在低压主线上搭火,属非常明显的窃电行为,要补交漏计电量电费并承担违约使用电费。

  宋发翠一听就炸了,“你们这电,饭都煮不熟,你还说我违约?我煮一锅饭你试试,你把这生饭吃了,我就交违约金!”

  “哪怕你是我亲姐,也不能违约用电。”电工们当即拆除了宋发翠家新接的电线,僵持了三个小时后,宋发翠心不甘情不愿地交了100元违约金。

  从那以后,她看到供电所的人,就觉得心里就不舒服。

  这几年,经过多轮农网升级改造,村里电网建好了,一个组有一台变压器,动力电也通到了组,生活生产用电都不愁了,但她对被罚款的事仍耿耿于怀,就算是电工们要到村里来建光伏电站这样的新鲜事,她也不想掺和。

  有戏看了

  “坡上有人阻工啦!”第二天一大早,宋发翠正要吃早饭,就听说有村民堵在现场不让施工。“有意思,有戏看了!”宋发翠来了精神,放下手里的碗就往山坡上跑去。

  平日里不见人烟的空地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几面彩旗胡乱扔在地上,不知被谁踩得到处是泥。几个村民正将挖机团团围住,年轻的挖机师傅急得直跺脚。

  “住手,住手!”村支书宋发明正劝说着大家,“国网公司为我们村建一座光伏扶贫电站,这是一件大好事呀!征地呀、补偿呀,咱们前几天不是都说好了吗?怎么说变就变了呢!”

  “说得好听,我又不是贫困户,修光伏电站对我们家有什么好处?”“谁知道你是不是想找个借口,把土地收回去呢!”“不修光伏电站,这地祖祖辈辈都还是我们家的。修了电站,就不知道是谁家的啰。”阻工的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说道。

  “乡亲们,我叫田恒念,是巴东县供电公司光伏办主任。”人群中,一位戴着安全帽,穿着国网工装的高个子大声说道。宋发翠仔细一听才知道,这次国家电网公司要在巴东县118个建档立卡贫困村分别建一座200千瓦的光伏电站,建成后捐赠给村集体,光伏电站的电费收益全部为村集体所有。“国网公司定点扶贫巴东23年了,和我们巴东县就像亲兄弟一样。两兄弟,就是你支持我,我帮助你,是不是?”田恒念继续说道。

  “你们别说了,找个领导来给我们讲!”“对,我们要见领导!”村民们大声喊道。宋发明、田恒念他们费尽口舌,阻工的村民却不为所动,施工不得不暂停。

  宋发翠站在人群边上,竖起耳朵听着。这场戏会怎么收场呢?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不睡觉也要把光伏电站建好

  宋发明急得要命。

  宋家梁子村是个没有集体经济收入的空壳村,往年村干部想在村里组织开展点活动,为老百姓办点事,但没有钱,好多事都心有余而力不足。前几年一个孤寡老人去世,村集体拿不出钱,宋发明发动村干部们凑钱买来棺木,这才安葬了老人。

  得知国家电网公司要为村里捐建光伏扶贫电站,宋发明认定了这是一件好事。他积极配合开展光伏电站建设的前期工作,别的村还没有开始选址,宋家梁子村就已经具备了开工条件。

  “就算不睡觉,也要把全县首座村级光伏扶贫电站建好!”在巴东县光伏电站建设启动会上,宋发明立下军令状。但他万万没想到,开工当天,便遇到了村民阻工。

  宋发明和巴东县人民政府、东瀼口镇政府以及县供电公司的人一起,一户一户地上门走访,一夜没有合眼。谁知道到了第二天, 阻工的村民一大早就又堵在了现场。

  再次召开村民会议、再次一户一户走访……“我们真的是想为村民们早点脱贫做点事,请大家相信我们。”国家电网公司派到巴东县挂职的副县长李斯君沙哑的声音击中了宋发翠的心。

  “村民们的事,他们竟然比自己家的事还要上心。说不定这真是件大好事,可不能这就样黄了。”宋发翠目睹了整个过程,又在手机上查了一些光伏电站的资料。想到自己之前的冷漠,她有些懊恼,主动加入劝导员的行列。

  功夫不负有心人,村民们的思想工作做通了。201731日,挖机轰鸣,巴东县首座村级光伏扶贫电站在宋家梁子村开工建设。

  创造了巴东的快速度

  光伏电站是怎么建的呢?宋发翠留意起山坡上的动静来。

  她发现,从光伏电站开工那天起,施工现场就没有停工过。晚上她关门睡觉时,工地上还是灯火通明。早上五六点钟她起床时,工地上正机器轰鸣。即使下雨,工地上也是一片忙碌。


2017年3月13日,建设者在宋家梁子村光伏扶贫电站安装光伏板。 王祖满 摄

  “他们白天黑夜赶工,说要用最快的速度把电站建好。”一些村民受到感染,纷纷拿起挖锄、铁锹去工地上帮忙。在宋发翠的不断鼓励下,张泽月也加入到帮忙的人群里。

  一天,宋发翠到工地上给张泽月送饭,看到几个施工队员坐在地上,一边吃泡面,一边看图纸。“电站是给我们村修的,你们又没有好处,这么辛苦图什么呢?”她问道。“早点建完,就能早点发电呀。”一位施工队员回答说。

  2017317日,装机200千瓦的宋家梁子村光伏电站建成投运,成为国家电网公司2017年在湖北省援建的236个村级光伏电站中,首个并网发电的村级光伏扶贫电站。

  贫瘠的大山里,一块块蓝色的光伏板整齐排列,将太阳散发出的光和能量,转化为源源不断的电流。这一新奇事物,引来不少外村村民参观。

  宋发翠从电视新闻里了解到:2017615日,国家电网公司为巴东县援建的118个村级光伏扶贫电站全部建成投运,总建设工期104天,相当于平均1天建成投运1.1座光伏电站。每个村级光伏电站,每年可为贫困村增加15万元以上的集体收入。

  宋发翠有感而发,写下了一首诗:

  国网人,建光伏。光伏建在高山处。没有水来没有路。只有荆棘和林木。斩荆棘,修道路,没有工具用手撸。建光伏,新事情,百姓不解把工阻。国网人真心来倾诉,百姓听后真情露。连忙来到工地处,国网百姓一家亲,其乐融融建光伏。国网人,建光伏,为了百姓能吃苦,遇到困难不退缩,风雨兼程赶进度,创造了巴东的快速度。

 我太幸运了

  光伏电站建好了,谁来管护呢?20184月,宋发明推荐了宋发翠。他心里明白,这个多灾多难的家庭比别人更需要帮助和引导。

  “真的吗?我太幸运了!”接到宋发明的电话时,宋发翠跳了起来。

  当上了管护员,每年就有了固定的收入,这对宋发翠一家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喜讯从天而降,她高兴得一夜没有睡着。但她又担心自己什么都不懂,管不好电站,到头来钱没有挣着,反倒被大家笑话。

  “别担心,有什么不懂的就问我们,什么时间都行。”听了田恒念的这句话,宋发翠紧绷的神经这才有所松弛。

  田恒念邀请宋发翠加入了巴东县光伏管护员工作群,上级有什么政策要求,运维过程中遇到了难题,大家都会发到群里,相互交流。

  宋发翠不懂就问,是群里的活跃份子。

  她拼命地学。到县里参加光伏管护员技能培训,她记了一大本笔记。供电所的党员服务队来光伏电站了解发电情况,她反反复复地问,直到把想问的问题都弄明白才让他们走。她在手机上下载了光e宝软件,很快就学会了用手机查询光伏电站每天的发电量,检测光伏电站运行是否正常。

 得罪人也要管好光伏电站

  宋发明把光伏电站的大门钥匙交给宋发翠后不久,宋发翠就拿了个塑料口袋跑到光伏电站门口,把门锁层层包住。有人说她多此一举,她却说,“这锁是公家的东西,被雨淋坏了多可惜呀!”

  宋家梁子村光伏电站位于四村交界的特殊位置。为了管好电站,宋发翠碰了不少钉子,吃了不少苦。

  有段日子村里修路,施工人员总是把石头堆在通往光伏电站的路口上,宋发翠前去劝阻,好说歹说,施工人员就是不听,还讽刺她说:“光伏电站又不是你家的,一个管护员有什么了不起的?”“交给我,我就得管好。你搬不搬?不搬我就躺在马路上不走了。”宋发翠放下狠话,施工人员这才赶紧搬走了石头。

  有一次,她正在地里干活,远远地望见光伏电站附近冒了烟。她吓坏了,一口气没停跑到了光伏电站,却看见一名村民正怡然自得地坐在火堆旁。原来,村民到电站附近放羊,见电站旁的空地上有草堆,便一时兴起生起了火取暖。

  “你到是舒服了,电站着火了谁负责?这可是村里的财产!”她又气又恼,心里像着了火一样,一边大喊着一边驱赶羊群。那放羊的村民也气不过:“ 你不就是管了个光伏电站嘛,多大个了不起!”宋发翠可不听这些,得罪了人,她也要管好这光伏电站。

  没过多久,宋发翠就又在村里出了名,这一次,不是因为经常吵架,而是因为光伏电站。村民们都知道,可以摘宋发翠地里的菜、树上的果子,但一定不能做任何有可能影响光伏电站的事,要不然,就会被宋发翠“修理”。

  最美管护员

  2018618日夜里,暴雨如注。宋发翠担心光伏电站,一夜没有睡着。第二天天还没有亮,见雨小了些,宋发翠叫上张泽月,两人打着手电筒一路小跑,来到了光伏电站。

  只见山上冲下来的泥石流堆积在光伏电站门前的道路上,形成了一个泥潭,淤泥将电站门封住。宋发翠夫妻俩踏进没过小腿的淤泥里,整整掏了两天,才将淤泥清干净。

  掏完淤泥,走进电站,眼前的情景让宋发翠心痛不已。凶猛的山洪将光伏电站地面的泥土冲掉了不少,原来埋在地里的光伏电站基桩都裸露在外。她赶紧和张泽月一道,四处背来泥土掩盖上去,恢复了原貌。

  这次盖上去的泥土,下次山洪又冲掉了怎么办呢?宋发翠决定找宋发明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在光伏电站里栽上草,一来可以保护水土,二来可以美化环境。

  那几天宋发明正忙着呢,山洪冲垮了村里的道路,急需组织机械疏通,可村集体拿不出现金。宋发明四处协调,忙得焦头烂额。

  得知光伏电站也着了灾,宋发明将疏通道路的工作交给村委会其它成员,便迅速赶了过了。“这个想法很好,我全力支持!”宋发明赶紧将宋发翠的建议上报县光伏办,得到了县光伏办的同意和推广。现在,全县118座光伏扶贫电站里都种了上了草。

  宋发翠就像关心自己的孩子一样,时刻关注着电站的运行和发电情况。一次村里发生了地震,她生怕地震把光伏板震塌了,一天往返光伏电站检查了四五次。有一个月光伏电站的发电量没有进入全县前五名,她寝食难安,“好惭愧,感到对不起人。”

  2019年,宋发翠被表彰为巴东县最美光伏管护员。这是她辍学20多年后,第一次获奖。拿着红色的荣誉证书,她流下了眼泪。

  宋发翠的“朋友圈”

  当上光伏电站管护员后,宋发翠夫妻俩认识的供电员工渐渐多起来。

  一次张泽月到镇上复印申报国家电网公司定点扶贫救急难项目需要的材料,正不知该如何办时,遇到了东瀼口供电所女职工向传渭,向传渭二话不说,就把申报需要的资料复印好,并装订成册。这些年,宋发翠家先3次受到国家电网公司救急难项目资助,每年申报时,向传渭都会提前打电话提醒他们。

宋发翠检查光伏电站设备运行情况。王祖满 摄

  向传渭加了宋发翠的微信,她告诉宋发翠:“我们就是姊妹,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我。”宋发翠种的西瓜、樱桃、蔬菜等成熟了,她第一时间发动亲戚朋友们一起购买。

  那天宋发翠到集镇卖菜,刚把摊摆好,天就下起了雨,气温陡降,她冷得瑟瑟发抖。向传渭路过看见了,转身去店里买了两件新衣服,硬要给她。旁边的城管见了,好奇的问她:“这是你的姊妹还是你的亲戚呀?”“都不是,她是供电所的职工。”宋发翠说。

  后来,宋发翠在日记里写道:“她就像我的亲人一样。穿上衣服,不仅身子暖和了,心里更暖和了。”

  除了向传渭,宋发翠的“朋友圈”里还有州、县供电公司和当地供电所20多名供电干部职工。

宋发翠巡检光伏电站。王祖满 摄

  这些人中,宋发翠最怕田恒念和东瀼口供电所所长杜建华。他们每次到光伏电站检查,哪怕只有一块光伏板没有洗干净、只有一根草长过了光伏板,都会毫不留情地当面指出来。“管理上不能有一点疏忽,搞不好就把你下油锅炸得二面金黄,像个大恶魔,大老虎。”

  工作中,他们严格要求,但生活中,却像变了一个人。田恒念每次路过宋发翠家,都会到她家里坐一坐,送一些吃的用的,和宋发翠夫妻俩聊天谈心。得知宋发翠小儿子在镇上医院住院,杜建华就开着自己的车接送他们,送营养品更是常事。每次在街上遇到了,杜建华担心宋发翠舍不得花钱买吃的饿着自己,总会买上一大袋包子送过去。

  “国网人都是这样的吗?”宋发翠在日记中问自己。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对供电员工的抵触心理已经消失了,见到穿着国家电网工装的人,她“总是觉得特别亲切,就像见了娘家人,觉得好温暖,好依赖。”

 我又活过来了

  “大家都这么关心我们,我们要感恩,自己必须吃得苦耐得劳,不能做扶不上墙的烂泥。”一个个从陌生到熟悉的人,一份份不期而遇的温暖,就像一缕缕阳光,温暖了宋发翠,也温暖了他们全家。

  张泽月受到鼓舞和感染,精神面貌和身体都逐渐好转,成为了家庭中一个重要的劳动力。他经常和宋发翠一起,去光伏电站割草、洗光伏板,一起种地、养殖。欢笑声代替了吵架声,不管做什么,夫妻俩都有商有量的。

  宋发翠省吃俭用,把光伏管理员工资、国网救急难补助存起来,给小儿子买药治病。长期的药物治疗,加上家庭环境的改善,小儿子的病情也逐渐好转,学会了主动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想法。现在,大儿子在县里的职业高中上学,成年后参军入伍是他的梦想。

  “我又活过来了。”宋发翠在日记里写道,“张泽月和孩子们也学会了感恩,学会了真诚待人。我们要自力更生,努力生产,争取早日甩掉贫困户的帽子。”

  “你只管种,销售的问题,我们来想办法。”国网巴东县供电公司党员服务队队员们也纷纷鼓励她发展生产。

  宋发翠夫妻俩把自己家所有土地都利用起来,种了8亩柑橘,4亩小水果和一些油菜,还养猪、养鸡。几年来,不仅还掉了欠款,还存上一些钱。2019年,宋发翠一家脱贫了。

 送不出去的锦旗

  今年4月,受疫情的影响,宋发翠家有几千斤柑橘销售无门,她心急如焚,报着试试的想法,在光伏管护群里发了一条自己柑橘滞销的消息。

  很快,她就接到了田恒念的电话:“我们正好想买一点,明天就到你家来摘”。高兴之余,宋发翠想到村里有几户老人家中的柑橘也卖不出去,问田恒念能不能帮着卖一些。“你别急,我们来想办法。”田恒念毫不犹豫地说。

  从巴东县城到宋发翠家,原本只有20多分钟的车程。因疫情期间交通管制和疫情防控,田恒念他们用了3个多小时才到。

  别人集中采购柑橘一元钱一斤,田恒念他们按市场零售价一元五角钱一斤,共购买了宋发翠和3户留守老人家的一吨柑橘。

  “我想给你们送个锦旗。”临走时,宋发翠悄悄拉住田恒念,试探性地问。“你要是搞这些,我们以后就不帮你了。”田恒念当场拒绝了。

  田恒念他们走后,宋发翠大哭了一场。不让送锦旗,那就写首诗吧。宋发翠编了一段顺口溜发到光伏管护群里:感谢的话儿还没说出口,滞销的柑桔已运走。国网真是及时雨,助我脱贫解忧愁。

  今年8月,受洪灾影响,宋发翠家种植的西瓜滞销。得知情况的田恒念给宋发翠打去电话,“我们食堂正好要采购2000斤,我们过几天就来拖。”谁知宋发翠一口拒绝了:“我不卖!”“送上门的生意,你怎么就不要呢?”田恒念几次打去电话,劝宋发翠卖一点。宋发翠却坚持道:“今年雨水多,西瓜不甜。就算烂在地里,也不卖。”

  这几年来,宋发翠每年都会做一面锦旗,想送给各级供电公司,但大家都不收。宋发翠深感“委屈”,她打电话、发微信,找遍了她认识的所有的供电员工,希望他们帮助自己实现送锦旗的愿望。但每一次都被婉拒。

  多方努力无果。那天,宋发翠以为找到了突破口。当着国网恩施供电公司总经理宋全清的面,宋发翠再次提出送锦旗的想法,一个姓就是一家人,这回总该接了吧!谁知,宋全清却婉拒道:“自家人帮自家人是应该的。”

  “送个锦旗怎么比建个光伏电站还难呢?”宋发翠很是疑惑。

  像太阳一样活着

  疫情期间,宋发翠主动为抗击疫情捐款100元。大儿子就读的学校号召捐款时,她又捐了100元。

  有村民问宋发翠:“你又不富裕,为啥要捐款?”宋发翠回答道:“国家有难,大家都应该出一份力。”村民不以为然:“我又没有沾到国家好多光,我不捐。”宋发翠一听就发火了:“你吃的水、用电的、走的路,那一样不是国家政策好才搞好的?我们要知足,要感恩。”

  前不久,宋发明多方奔走,争取到了一个产业灌溉水池项目,但因水池用地没有补偿,村民们不愿意让出土地,项目迟迟不能开工。有人笑话道,“地都搞不好,不如把项目让给其它村!”

  宋发翠一听就急了,这可是对全村村民都有利的大好事,怎么能让呢!她看了看自家位于路边的4分地,问张泽月能不能把这块地给村里修建水池。

  这是一块上好的熟地,交通便利、地势平坦、土壤肥沃,无论种什么都丰收。当时正种植着柑橘、晚玉米、冬洋芋等作物。她原以张泽月会反对,没想到张泽月满口答应了。

  “你看看我家那块地行不行,行的话,今天就可以挖!”宋发翠当即给宋发明打去电话。用地的问题终于找到了突破口,宋发明赶紧安排挖机进驻施工。开挖那天,宋发翠一边流泪,一边拍下开挖的照片发到村民微信群里。“宋发翠那么好的地都让了,我们不让说不过去。”村民们受到感染,纷纷让出土地修建水池。

  有村民感叹宋发翠的变化,宋发翠说,“这些都是向供电人学的。人活着,就要像太阳一样,散发光和热。”

宋家梁子村光伏扶贫电站。袁立钧 摄

  我的地,想用哪块用哪块

  眼看着宋发翠家一天天发生变化,宋发明高兴不已。

  更让宋发明意外的,是光伏电站所带来的收益。

供电职工帮宋发翠采摘、销售柑橘。  王祖满 摄

  他从全县的会议上得知,到今年9月底,国家电网公司为巴东捐建的3座集中式光伏电站和118座村级光伏电站累计上网电量10822.17万千瓦时,累计发电收入达9863万元。而宋家梁子村光伏电站年利用小时达1088小时,超可研平均值181小时,累计收益超过70万元。宋家梁子村从无资产的“空壳村”蜕变为集体经济年收入20万元左右的“阳光村”,2019脱贫出列。

  2017年,村里第一次开村民大会一事一议讨论光伏电站收益使用方案的时候,村民们还将信将疑,到了年底一算“阳光帐”,大家都惊呆了:“太阳光居然可以变成这么多钱!”

  “这些钱真的都白给村里了?怎么用由我们决定?”“过几年,国家电网公司不会要我们还钱吗?”有村民担心地问。

  宋家梁子村坡陡土少,长不出庄稼,柑橘是村民们的支柱产业和主要经济来源。为了进一步提高村民们发展柑橘的积极性,2018年到2019年,村里累计拿15.6万元光伏收益,用于奖励柑橘产业发展较好的村民。

  自己种的柑橘不仅能卖钱,种好了还会得到村里的奖励,这大大激发了村民种植的积极性。在全村已经有1850亩挂果柑橘的基础上,2019年,全村又新发展了600亩柑橘。

  宋家梁子村位于半山腰,每到梅雨季节,山洪和泥石流将道路冲跨是常事。有一年路跨了,村里请来挖机疏通。由于费用还要向上级申报,一时给不了钱,挖机司机气不过,还把村干部骂了一顿。

  现在,村里每年都会预留一部分光伏收益用于救灾排险。去年7月下暴雨,山体塌方致使全村道路瘫痪。村里请来1台挖机和2台铲车,连夜施工,第二天,路就通了。村里用光伏资金在路边修了不少的小涵洞,解决了道路排洪的问题。还给受灾村民送去了慰问金。

  “以前没有集体经济,很多事想得到做不到。现在不一样了,有了光伏资金,我们有底气了,很多想法都在慢慢实现。”宋发明说。

  对此,宋发翠也深有感触:“原来走路是这样的,背弯着,头低着;现在是这样的,腰竿挺直了,眼睛笑眯了。”她边说模仿宋发明走路的样子。

宋家梁子村光伏电站,村民憧憬光伏电站带来的美好生活。杨顺丕 摄

  每年,光伏电站收益经村民代表大会一事一议讨论后,运用到建档立卡贫困户补助、公益岗位扶贫、慰问困难户和“三留守”人员、教育助学等方面,每一分钱都发挥了实打实的作用,这些,村民都看在眼里。再开村民代表大会,大家都对光伏电站赞不绝口。还有村民问:“国家电网公司能不能在我们村多修几个光伏电站?我的地,想用哪块用哪块!”

宋发翠、张泽月夫妇在自家屋前贴春联。王祖满 摄


宋家梁子村村民的家门上,贴着感谢光伏扶贫电站的对联。覃涛 摄

  我想入党

  宋发翠非常喜欢现在的自己。过去,她不爱说话,对什么都是负面情绪。现在,她和家人的生活充满了阳光。她还当选为小组代表,应邀走进国网巴东县供电公司道德讲堂讲述光伏故事和脱贫故事。

  但最近她有些闷闷不乐:有时候,她想在村里带个头,却担心村民们说她出风头;她想帮大家做一些事,又担心村民们不信任她。

  宋发翠发现,急难险重的时候,党员总是冲锋在前。她从光伏管护群了解到,疫情期间,为了让光伏电站多发一点电,供电党员服务队辗转118个村级光伏扶贫电站,巡查光伏设备运行情况。她从电视里看到,洪灾致使恩施州受灾严重,党员们趟洪水、踩淤泥,抢险救灾……

  如果我也是一名共产党员,就能名正言顺地带头做事、去帮助别人了!宋发翠心里,有个太阳在发光,有粒种子在萌芽。

  “我想入党!”927日,宋发翠将入党申请书交给宋发明,大声地说道。“要入党,就要时刻以一名优秀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你能做到吗?”宋发明问。宋发翠毫不犹豫地回答到:“能!”

责任编辑:张媛媛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