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能源局主管    中国电力传媒集团主办
您的位置> 首页->中国电业

人物丨只为万家灯火共逐梦

来源: 《中国电业》      日期:19.11.25

只为万家灯火共逐梦

——记南方电网云南曲靖沾益供电局胡家文、胡贵仙父子

南方电网云南曲靖供电局 阮松萍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南方电网云南曲靖沾益供电局有一对“父子兵”——父亲胡家文和儿子胡贵仙,两代电力人用实际行动演绎了彼此的追梦情怀,同时也见证了大坡这座小乡镇电网的现代化进程。

  父亲电靓梦想

  解放前,大坡和绝大多数农村一样,一无电二无水(利),靠天吃饭。在胡家文的记忆里,上世纪70年代初,大坡全乡只有4个碾米房,依靠小河流水带动叶轮,推动碾砣在碾槽里将米碾出来。但是除了附近的村民,大多数百姓也不大去,一是没多少米可碾,二是离得太远,来回一趟超过一天时间,所以大多时候碾米还得靠人工推磨。

  1971年,解放军某部在大坡搞雷达建设。煤油灯下,沾益县委县政府、部队、大坡公社(后为大坡乡)革委会搞了一场“密谋”,以解决当地百姓的用电难题——决定投入逾14万元资金从部队05变电站架设一条9.3千米长的10千伏线路到大坡。当年7月1日,三方成立建电领导小组,从沿线可受益的4个生产大队抽调50名壮劳力参与建设。19岁、小学文化的胡家文就是其中之一。

  比起在四面透风的磨坊碾米,架线工作更为艰苦。他们需要架设146基电杆,胡家文等人赶着4个生产大队的30多辆马车,到60多千米外、地处盘江公社的工厂运输电杆,一趟拉一根,山路往返需要4天,后期由于材料、资金不够,近1/3的10米杆则由他们自砍自制。抬杆就更考验人了,一根电杆要16人抬,有些电杆需要立在深山里,要抬两天才能到位。挖好坑后,人工立杆很危险,20多人一起竖杆,每天也只能立好4、5根。羊肠小道十分泥泞,建设电网是无比累人的活,胡家文等人早出晚归,导线、横担、瓷瓶等物资无一不靠人背肩扛,而且他们还是边学边干,到后来,拉线、架线、安装变压器都不在话下了。

  大坡的土地面积将近500平方千米,平均海拔2000米左右,沟壑交错,地形复杂。1972年8月1日,历时13个月,架线工作“首战大捷”,大坡附近100多户人家亮起的电灯,划破了沉寂千百年的夜空。庆祝晚会结束后,兴奋的人们仍久久不愿离去。“对亮堂堂的电灯十分好奇,不舍得走!”胡家文回忆说。

  1978年,改革开放让电力迎来发展的春天。此后,胡家文作为骨干还参与了大坡乡更多地方的电网建设。到1980年底之前,又陆续有14个大队(村)的上万户人家通了电,变压器也由1台增加到76台。此前的木杆也换成水泥杆,农民生产生活用电基本解决,电视等电器陆续进入农村。1989年,施工条件最为艰苦的赤丈变电站到河尾村10千伏线路架通,至此大坡乡的变压器增至近百台,容量近5000千伏安,村村通电,5万多人受益。

  1977年,大坡成立水电管理站,6名员工又管水利又管电,而胡家文主要负责技术指导并运维供电线路。雨猛风大极易出故障,当时一停电,胡家文就得沿线巡视并抢修,没有电话,“修好”后还得走10多千米路去申请复电。要是运气不好——问题没解决,还得重新巡检,如此往复。就这样,仅用3年时间,胡家文就出任了站长。次年,站里分到3辆单车,检修方便了不少,有路就骑车,没路或泥水深,胡家文就扛着车走,决不耽误工作。

  儿子砥砺前行

  1992年,大坡水电发展迅猛,管理站扩招职员,胡家文17岁的儿子胡贵仙恰逢初中毕业,在当地政府的选拔中脱颖而出。1995年,水电分家,胡家文任水管站站长,胡贵仙则留守电管站。虽然只跟着父亲苦学了3年,但胡贵仙觉得弥足珍贵。

  刚入职时,胡贵仙跟着父亲学爬电杆、接线和处理故障。而胡家文也总是把最远、最艰苦的活儿安排给儿子,为此胡贵仙吃了不少苦头。

  他家离水电管理站不远,以前站里没有食堂,平常父子俩都回家吃饭,遇到巡线的日子得早出晚归,都是一早从家里用锑饭盒带好午饭,但遇到紧急抢修便得饿肚子了。7月雷雨多发,线路容易出现故障,有天一早胡贵仙跟父亲冒雨抢修10千伏红寨线,渴了喝点山泉水,沿线硬是走了4个多小时才在山里找到故障点,拉掉跌落保险,踩着登高板上杆后发现,原来是瓷瓶扎线处未粘牢,被大风吹了起来,胡贵仙赶紧拿铝线绑牢此处。工作结束时已近下午3点,父子俩才想起还没吃午饭,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两人只好在路边拔了几棵红萝卜充饥,返程又走了4个多小时山路才回家吃上饭。

  抢修尽量不过夜,是父子一直秉持的原则。一次深夜10点,10千伏德威线突发故障。得知情况后,父子俩就出发了,抢修路上手电筒没电了,胡家文便去村里借来火把,直到零点才查到故障,原来是跌落保险烧坏,花半小时更换了熔丝后,父子俩举着火把回到家时已是次日凌晨2点多。

  胡家文还经常特意安排儿子运维环境条件最为艰苦的线路。胡贵仙从乡上巡线到赤丈变电站,40千米路程,爬山下坡往返需走上两天时间。

  父辈刻意给予的磨练,让胡贵仙成长得很快。2008年,考试合格后,35岁的胡贵仙成为南方电网的正式职工,吃苦肯干的他没两年便当上了供电服务班班长。

  电网发展日新月异,又一个10年,2018年,按照南方电网公司和云南电网公司“三统一、两强化”的工作部署,云南实现集抄全覆盖,人工抄表退出历史舞台,供电所职责调整,为了夯实运维服务基础,胡贵仙所在的班组重心转为客户服务和配网运维。12月,为尽快摸清“家底”,胡贵仙把班组有关人员两两分成5组外出采集信息。和父亲一样,工作忙碌时他顾不上吃饭,有时一个馒头就是一顿午餐。仅3个月时间,大坡供电所在全省范围内超前开展并率先完成辖区内308台变压器、307台JP柜、485.73千米低压线路普查工作,采集低压手绘接线图308幅、设备照片万余张,形成1图、2表、4照片组成的设备基础信息数据库,实现设备缺陷、隐患、涉电公共安全隐患在册率100%。

  “父辈让乡亲们用上了电,我辈感恩、逐梦前行,不忘初心,只愿电靓人民美好生活!”胡贵仙说,现在乡里低压线路绝缘化率较低,今年,大坡供电所将用好2000多万元资金对台区进行升级改造,再加上南方电网配网自动化不断升级,未来农村“零停电”将不再是梦,大坡乡用电将更加无忧。

责任编辑:张媛媛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

  【稿件声明】凡来源出自中国电力新闻网的稿件,版权均归中国电力新闻网所有。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想了解 更多精彩内容,请登录网站:http://www.cpnn.com.cn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