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雷威 16年精准扶贫路这样走来

来源: 中电新闻网作者: 日期: 16.07.12

  【引语】

  人的一生能有几个16年,用16年坚持做一件事,你是否能做到?你又能坚持多久?在我国陕北地区有一位国家电网扶贫干部,他叫张雷威,16年如一日,给贫困村民带来实实在在的帮助。对张雷威而言,这份坚持里有对陕北农民的万缕牵挂,有对黄土高原的炙热情感。自从担任扶贫干部以来,他没有周末,没有假期,一心只想让村民们过上好日子,他说,“我多希望看到陕北这片黄土地上牛儿叫,羊儿跳,还它一片生机。”

“这扶贫16年呐,每天都像在爬珠穆朗玛峰……”──张雷威

  赵雅君 摄

  人肉导航仪

  “哎,小樊,不是这边,右边,走最右边这条路。”

  “小樊,你待会儿一左拐就停车,左边有小块儿空地,我们就停那儿,不妨碍后面过车。”

  “你们跟着我,看到了吧,我们这是上了人家房顶啦,这样走近些。”

  ……

  夏至刚过,太阳愈发毒了些,在一面黄河奔涌,一面峭壁耸立的狭窄的盘旋公路上行驶了3日,从米脂县到吴堡县再到神木县,跟随张雷威走访他扶贫过的村民。一路上,他总是这样一遍又一遍地给司机小樊和我们指路,准确地达到每一户村民的家。

  张雷威指着大片黄土坡中那稀稀散散的村户说:“每一户都走过,不知道走了多少遍了。”

  2006年,张雷威在吴堡县水利工程建设检查时,不慎摔倒,差点滚下山崖,造成脚部三处骨折。脚部的石膏裹上才刚刚二十七天,他不顾家人的反对,又偷偷跑回了吴堡,因为错过了最佳治疗期,他的脚至今都留有后遗症。

  陕北的黄土路并不好走,陡坡很多,看着他每下一次车、每爬一步坡,不禁抿起的嘴角和微皱的眉头,着实让人心疼。

年过六十的张雷威背已有些许佝偻,尽管腿脚有疾,但步伐依然坚定。赵雅君 摄

  第一站我们来到了张雷威目前正在进行扶贫的米脂县史家坬村。这里资源稀缺、土地贫瘠,农村仅仅依靠单一的且不成规模的传统农作物种植,是吕梁片区国家级贫困县。从米脂县城向东北方向行驶34公里,我们到达了史家坬村,全村有110户,总人口383人,实际留村只有32户,大多是60岁以上的贫困户。

  刚进史家坬村,就看到这样的一幕,裂开的土地就像一把把尖锐的刀子割入我的心。赵雅君 摄

  从2014年驻村以来,张雷威坚持以抓村级党的建设促进精准扶贫工作,积极发展适度养殖养羊养牛的扶贫办法,如今村民生活大有改善。

  “我们对全村贫困户的劳动力进行分类:一类是身体健康,擅长农村的种植业和养殖业,以家庭为单位,以自己种的苜蓿为饲料,村民自购20只母羊,我们出资5000元,修建1个标准化羊舍,再出资8000元为村民购买1只优质白绒种羊。第二类就是年龄偏大的,不能胜任过强体力劳动,但是家庭支出也少,儿成女嫁,没有负担。我们采用村民自购1头秦川母牛,我们扶持1头秦川母牛,可拉车能耕地,一年繁殖一头小牛,劳动强度小,收入也适中。”介绍起扶贫方法,张雷威滔滔不绝。

  驻村工作队先选出7户养羊重点户,修圈舍、发种羊,可这样的好事村民还在犹豫。张雷威就先说服了69岁的村支书冯生成和60岁的党员冯友飞率先带头签订养羊合同,带动了其他5户养羊村民。就这样,全村由原来不足40只羊发展到近300只白绒山羊。有了养羊的成功经验,2015年又发展了15户养牛专业户,全村一次性增加母牛30头。

  冯学胜家 赵雅君 摄

  “学胜,你这扑克赶紧扔掉!”老张看到冯学胜床上散落的扑克牌有些着急。

  “哎呦,我没玩儿,我这一天一大早就出门咧,到晚上才回来,没得空,没得空。”

  冯学胜是史家坬村民,年近50岁,光棍一人。父母在时,勉强娶回二婚媳妇。但因他迷恋耍赌,和妻子的日子就是凑活过着。后父母亲相继离世,妻子也就跟别人跑了,从此过上光棍汉艰难度日的光景。

  “与农民打交道,一颗怜悯之心是远远不够的,要讲方法,必要时还得有点‘手段’”张雷威说:“像冯学胜这样儿的顺着来不成,必须激激他,他最开始跟我说想养牛的时候,我并没有马上答应,对他说,你连自己都养不好,你能养好牛?他一下子就急了,觉得我瞧不上他,更加想把牛养好。” 回忆起冯学胜最开始养牛的趣事儿,张雷威露出了笑容。

  冯学胜带张雷威来看他家牛刚刚产下的小牛犊。 赵雅君 摄

  “老张你来看,今年我还要在院前面再建两个牛舍!”冯学胜家的牛刚刚产了小牛犊不到一个礼拜,他的牛是率先在村子里生产的,冯学胜很是得意。

  如今的冯学胜不仅养牛,还买了柴油三轮车、微耕机、铡草机,并且把他哥外出留下的土地也全都耕种了,我们到他家时,正是他从地里赶回来。

  过家门而不入

  米脂县也正是张雷威的家乡,他的父亲和弟弟还居住在这儿。午饭期间,他从兜里掏出一叠钱,让随行的助手小高趁着午餐时间送到弟弟家。“父亲岁数大了,弟弟腿脚又有残疾,我雇了一对夫妻帮忙照看着……”

  “多久没回家看看了?”我问。

  “哎呀……最近是没有,太忙了。”张雷威低着头,小声说道。

  张雷威的父亲今年已经94岁高龄了,是上过战场的老革命,张家兄弟五人,张雷威排行老二,个个都有出息,弟弟张雷武虽腿脚残疾,却身残志坚,通过多年苦心创作,成为榆林市享有声誉的残疾青年画家。张家家教森严,张雷威记得儿时母亲常挂在嘴边上的一句话就是要么别做,要做就把他做好!这也就成了他一直以来的座右铭,成就了他的性格。

  正是因为这种性格,让他每到一户村,都想把事儿办好,每遇到有难的人,都想扶一把,这一干就是16年……

  途行的隧道 赵雅君 摄

  汽车驶过大大小小十几个隧道,来到了张雷威扶贫时间最长的吴堡县,从2005年到2012年,张雷威在这里度过了7年时光。

  吴堡县冉沟村的老霍家祖孙三代做手工空心挂面,手艺高超,远近闻名,但是设备过于原诒,仅靠手工作坊,产量过小,形不成规模。张雷威担任吴堡县挂职副县长后,建议老霍的儿子霍耀平成立手工挂面合作社。

  “不敢想,不敢想,哪想到能做这么大啊……”谈起工厂的起步,老霍家挂面厂厂长霍耀平至今仍很激动,“我们有手艺,但是没想法,不敢尝试,是张县长三番鼓励,才让我有勇气试一下,成立并注册了老霍家手工空心挂面。”

  老霍家手工挂面厂新厂址 赵雅君 摄

  如今,霍耀平在吴堡县清大公路旁建设了占地30多亩的厂房,建起生产流水线,安排就业职工50多人,年产挂面300吨,近300万元利润,成为吴堡县的新型产业,远销上海、深圳。

  不仅如此,张雷威还把提高挂面销售随时记挂在心上,利用在上海出差坐飞机看到的航空食品调味袋,醋袋等带回来做为样品,建议霍耀平改进包装,缩小单梱把数。

  你没有看错,这就是从《舌尖上的中国》走红的吴堡手工空心挂面,面条晶莹顺滑,羊肉香而不腻,吃上一碗,甚是满足。赵雅君 摄

  “面好吃吗?”

  “特香!”

  “这面这是聋哑人做的。”

  “真的?”我有些吃惊。

  “真的,羊肉臊子的配方是我研制的,我就和厨子比划,料放多少,他很聪明的。”霍耀平脸上露出骄傲的神情,“厂子里像这样残弱工人还有很多,现在我把厂子办起来了,也要像张县长那样承担起扶贫帮困的责任。”

  车在盘旋的土路上转了一圈又一圈,在接近山顶处,终于到了霍耀平曾经的家。如今望着眼前破旧的土窑洞,霍耀平感慨,真没想到能做到今天这个规模,要不是张县长鼓励我闯一把,我应该还在这个旧窑洞里做挂面呢。赵雅君 摄

  霍爱年家七孔窑洞。赵雅君 摄

  走进村民霍爱年的家,被映入眼帘的气派的七孔窑洞惊呆了,偌大的院子被打扫的干净整齐。从屋里走出一位身材消瘦,清秀利索的女人。

  “张县长来了!快进,快进!我男人没在家,下地去了呢,我这就叫他回来。”

  出来的是霍爱年的妻子李翠云,看着她满脸幸福喜人的笑容,怎么也想不到,几年前她和老公还住在破旧的3孔窑洞里,为三个孩子的上学难发愁。

  霍爱年旧宅。张雷威 供图

  霍爱年是吴堡县深砭焉村的特困户,一家五口住在破旧的三孔土窑里,全家的经济来源就是靠种地,靠天吃饭。为了给三个孩子筹钱上学,两口子愁碎了心。张雷威得知后,建议他们养羊,夫妻二人购买了20只羊,张雷威再从企业扶贫资金中拿出5000元为霍爱年修羊圈,并给了他一只1.8万元的种羊。就这样,2008年,夫妻二人从20只羊起步,羊的数量越来越多,品质越来越好,到今年已有136只。

  李翠云给羊儿们喂红枣。赵雅君 摄

  如今,霍爱年是吴堡县深砭焉村的养羊大户,夫妻二人靠着勤劳的双手过上了富裕的日子,两个孩子已经在城里安居,小儿子也当了士官。“羊粪差不多能卖个6千元,羊绒能有1万3吧,年底还能卖70来只羊,差不多一年能有6、7万收入。”李翠云掰着手指给我们算起收成,笑地合不拢嘴。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扶贫的根本就是要扶思路、扶观念” 张雷威说,“我最理想的农村生活就是,农民不再称自己是受苦人,不要坐享其成,把吃低保当做一种荣耀,总而言之就是思想的转变,用勤劳的双手,还农村一片生机。”

  最深的牵挂

  芹菜沟村地处煤炭大县——神木,这里就是张雷威最开始扶贫的地方,然而在这里却留下了张雷威至今最大的遗憾。

  2002年,初到芹菜沟村扶贫的张雷威,经过调研,发现这里地多人少,距离县城近,有着发展肉牛、奶牛养殖业的天然优势。同时他还注意到,每次村民大会结束,院子地上总有一块块黑色的痰,加上经常听到一些井下不安全事故,他开始为芹菜沟村村民的健康安全担忧。

  “村民小谢(化名)专程来找我,说他们想办个养殖场,我当然全力支持,但后来遭到了他父亲的强烈反对,老爷子是村支书,性子强势的很,他觉得煤矿打工,每月能拿到现钱,当时榆林煤矿正在火爆时候,干养殖,万一赔钱怎么办?”

  “有些农民就是这样,他得看到实实在在的钱,要不然是根本不接受的。”张雷威表示。

  因为村支书带头反对,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没想到,在张雷威离开芹菜沟的第二年,小谢在一次矿难中丧生,丢下年幼的孩子和贤惠的妻子。

  在回榆林市途中,我问,“有没有想过不干了?”

  “说实话,有想过,神木县扶贫工作结束后,我就把攒下的厚厚一摞畜牧养殖的书给卖了。”张雷威如实说,“但是,后来一是组织对我认可,觉得还是我能把这事儿干好,二是真放不下村里的百姓啊,就继续去了吴堡,一干就又是7年。这扶贫16年啊,每天都像在爬珠穆朗玛峰,但是这个峰我还有劲儿爬,就得继续爬下去。”

  “打算干到什么时候?”

  “干到2020年吧,和习主席的目标同步,总书记号召精准扶贫,我是老党员了,又有扶贫经验,理应替政府解忧。”

  “家人都还理解吗?”

  张雷威底下了头,笑地有些勉强,“我爱人家教好,很能干,家里都靠她。”

  自古家国两难全,16年一心扑在扶贫工作的张雷威,对家的亏欠太多太多,他知道每户村民的情况,家几口人,种几亩地,养几只羊。他给村里的22个大学生筹集基金,解决上学难问题,可连自己女儿上几年级都不知道。

  “我有埋怨过……”张雷威的女儿张媛媛回忆,自己上初中时,成绩下滑,埋怨爸爸。“爸爸写了一封长信给我,信中说,他不是不管我,是真的没有时间,他希望我记住,做任何事都不是给别人做的,是为自己……”说到这儿,媛媛不禁留下了眼泪。

  “和爸爸最幸福的时光是什么时候呢?”

  “我只要他在家……只要他在家,就是最快乐的……”媛媛嘤嘤地回答。

  这是一个女儿对父亲多么简单,却又令人窝心的心愿呐。媛媛今年25岁,张雷威开始扶贫工作的时,她仅仅9岁,这16年,因为全心帮助村民扶贫,他错过了女儿多少重要的时刻啊。

  张雷威的扶贫日记 赵雅君 摄

  一本本扶贫日记记录了张雷威这16年来的扶贫路,带着对村民的牵挂,他还将继续干下去……

  【记者手记】

  跟随张雷威重走他的扶贫路,最深的感受就是他的智慧和踏实。到达每一户村民家并不容易,有的甚至要爬几乎垂直的长长的土坡路,几日下来尚且疲惫,何况是16年呢……这一路,他总是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积德虽无人见,行善自有天知”,这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对这片黄土地爱的之深沉令我震撼,为人之淳朴让我感动。

责任编辑:赵雅君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