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报道之九丨青海海东班彦村

来源: 中电新闻网作者: 日期: 17.07.12

砥砺奋进的五年·探访总书记走过的村庄

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班彦村

“换了新居,也换了活法儿”

中电传媒记者 刘泊静 通讯员 解安瑞 冶艳

  报告总书记:班彦新村村民安享新居新生活,勇闯新事业。种养殖业起步发展,技能培训卓有成效。电力供应稳定充足,与搬迁前相比,全村户均容量增加6倍,配变容量增加13倍。预计今年90%的村民将实现脱贫。

  六月初的青海,正是温暖的季节。土族大娘兰木拉什坐在家门口,边晒太阳边做针线活儿。不远处的新村活动广场上,兵乓球案边跳动着满头大汗的孩子们,几个年长的老乡围坐在小石桌旁拉着家常。见到记者这个明显的外来客,老乡笑着问候了一句:“来了啊!”班彦新村的第一印象,是安宁祥和。

  2016年8月23日,对于班彦村村民来说,是个终生难忘的日子,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这里考察新村易地扶贫搬迁建设情况。总书记说,一定要把易地移民搬迁工程建设好,保质保量让村民们搬入新居。大家生活安顿下来后,各项脱贫措施要跟上,把生产搞上去。

  不到三个月,班彦村的男女老少告别了祖祖辈辈生活的大山,开始在新村盖猪舍,种蚕豆,学技术。安居乐业的班彦村人享受着改变,也创造着改变。兰木拉什说:“换个地方过日子,也换了种活法儿。”

  走出大山 雨雪封山再也挡不住迈开的脚步

  班彦村是青海省海东市互助土族自治县的一个小山村。身处祁连山脉东段南麓、黄土高原与青藏高原过渡地带,这里平均海拔近3000米,气候寒冷,农作物不易生长,属于六盘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

  班彦村5、6社的村民生活在偏僻干旱的沙沟山上,吃窖水、种旱地、怕天灾。易地搬迁前,两社129户里72户是贫困户。“山里能种的地少,家家日子过得都紧。”兰木拉什大娘回忆曾经的生活,一个劲儿摇头。

  一条7千米的崎岖山路,是村民去往山外的唯一通道。“一遇上下雨下雪,路根本走不了,人们上也上不去,下也下不来,都困在山上。”因为行路难,村里人看病难、上学难。村民吕有荣回忆说:“村里的小伙子娶媳妇都发愁,哪有姑娘愿意嫁到这地方来。记得有一年,一个小伙子得了急病,正赶上下雪天,村里人用拖车把他往山下运,没想到好不容易走到山下,人也咽了气。”

  为了摆脱恶劣的生存环境,班彦村村民曾集体给省长写信,希望搬出大山。

  2016年4月,班彦村的易地扶贫搬迁项目终于开工了。新村建在山下的平大公路旁,到镇上不足五千米,坐汽车用不了10分钟。129座新型小院承载着129户村民的新生活,一砖一瓦间都是对改变的期待。

  兰木大娘住在村口左手边第二条巷子的第一家,她带着记者参观了刚入住半年多的新家。一进客厅,兰木大娘的三个小孙子正在看电视,五十五吋的液晶电视机放得正响。走进厨房,兰木大娘特意打开冰柜让记者瞧瞧,里面满满的储存着肉和馍馍。“原来的家里只有电视和电灯,就算买了冰箱冰柜也用不上,买东西难,往冰箱里放啥啊!”

  兰木大娘讲,原来住在山上,除了难得下山进城采购之外,村民们想要买生活用品只有依靠贩货的货郎,而货物运到山上往往提高了价格,本就困窘的日子更是捉襟见肘。如今,新村村口一排10间商铺销售着各类生活用品。进城的客车直达村口,十分方便。

  说起小孙子们上学的事儿,兰木大娘也很是感慨:“原来在山上没有幼儿园,孩子到了上学的岁数就送到山下寄宿,可跟人家别村上过幼儿园的孩子比总是跟不上。现在,我这小孙子上幼儿园有校车接送,两个大的在镇上上小学。就是为了孩子也一定要搬出来。”

  新村建设、电力先行。电力部门与老乡们一起建设新家园。互助县供电公司经理宋晓伟介绍,海东供电公司投资169.59万元,组立53基电杆,架设配电变压器两台,高低压线路3.5千米,将清洁、充足的电能送到了新村。2016年9月30日,129户村民家家通了电,班彦村村民忙着盖新房、建新家,电力员工挨家挨户上门装表接电,在充足的电力支持下,新村建设一天一个样,新房拔地而起。

  2016年11月7日是班彦新村的生日。村主任李得彦说起这个日期特意加重了语气:“村民们在拖拉机上绑上大红花,几十辆满满的装着家具排着队往山下的新家走。男女老少都高兴坏了!那天,供电公司也来了,帮着我们检查线路,安插座、接电器,跟着我们一起忙活,一起高兴。”

  致富有勇气 闯出新天地

  新村的生活开始后,村民们的生活半径得以拓展,不再被曾经的困苦束缚手脚,发家致富的勇气和斗志被激发出来。

  吕有荣大叔的家算得上是村里最漂亮的。鲜花盛开的图景装扮了客厅的一整面墙壁,淡青理石纹的天花板配上杏色的沙发大气别致。液晶电视机旁,摆放着总书记来村里考察时与老汉亲切握手的照片。吕有荣花白的胡子,厚实的土族长袍,标志性的黑色礼帽,是人们关于班彦村的镜头记忆。

  77岁的吕有荣大叔与老伴同小儿子生活在一起,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吕家小儿子吕官布旦杰有腿疾,他没有像村里的其他年轻人一样外出打工,而是留在村里借助扶贫政策扶持发展产业。前些年,依靠政府补贴,吕官布旦杰买了几只羊,又租了几十亩地种洋芋。2016年,他申请到政府10万元养殖项目贷款,扩大了养殖规模。养殖场建在山上的村原址,几年前,政府修建了一条一直延用至今的土路,正常天气里一般的农用车、货车都能通行。如今,吕官布旦杰有200多只羊,还买了一台小型货车,成了村里的致富带头人。

  正是利用“合作社+种养殖业能人”的模式,班彦新村的种养殖业快速发展起来。村主任李得彦介绍:“按省里扶贫政策,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每人可获得5400元产业扶持资金,村里人一致决定将这笔钱集中起来,大伙儿一起发展生产、增收致富。”今年3月,村上30亩的八眉猪养殖基地建成了,每个贫困村民都领到了5头小猪崽儿,放在基地集中养殖。村里还在村原址盖起了肉驴养殖厂房,成立了特色种植业专业合作社,种起了500亩蚕豆。李得彦说:“原来,村里的年人均收入只有两千多元,现在光养殖八眉猪一项村民就能多收入两三千元,到今年底时,村里90%的贫困户都能脱贫。”

  吕有荣的大儿子和儿媳在外打工,老汉说:“孩子没文化也没技术,外头的钱不好赚,一年到头顾不上家不说,挣的钱也就是够自己吃喝。”

  为了让村民有一技之长,去年冬闲,村里开展了挖掘机、烹饪、电焊等就业技能培训,150名村民参加了培训。镇政府对全村100名妇女进行了刺绣、盘绣手工艺培训,如今,她们的绣品远销海外。

  五十镇供电所所长刘应川是村里发展的见证者。他介绍说:“搬迁前,村里一台30千伏安的变压器基本满足了村民的生产生活用电,户均容量只有0.5千伏安。新村建设时,我们考虑了村民发展产业的需要,安装了两台200千伏安的变压器,户均容量达到3.2千伏安,配变容量比山里的村原址增加了13倍。村原址的电网也保留着,方便村民在山上发展种养殖业。”

  易地扶贫搬迁不仅改善了人居条件,正在向可持续发展迈进。告别故土,走出大山的班彦村人挣脱了压在肩头的巨石,重焕生活的信心与勇气,放开手脚,趟出了过上好日子的幸福路,走向了更加广阔的新天地。

  记者手记:班彦村的改变不会停止

  刘泊静

  吕有荣大叔,花白的头发和胡子,长眉入鬓,标志性的形象会先入为主的给人留下深刻印象。采访结束后,让记者始终回想的并不是他的外貌特点,而是直透心底的眼神。

  采访时,吕有荣大叔带记者回到班彦村原址,去看他曾经住过的老房子。在山坳里盘旋过几道领进入沙沟山深处,吕家的一排连房干巴巴的杵在半山腰。搀着杂草的土坯墙,雕着花的小木门,老汉说这房子有两百年了。

  踏着再熟悉不过的黄土地,抚摸着墙垣,老汉的眼里满是温情。但他坚定地说,一定要搬下山。说着,讲起了乡亲们的很多故事,讲到那个因得了急病在山脚下过世的年轻小伙儿,老汉没再说话,采访一行人亦久久没有声响。老汉望着远方,回想着那些无奈的日子里无奈的故事。

  如今,公路通到了村口,村路环绕家家户户,悲剧已成为历史,闪光的日子是乡亲们手握的现实。

  易地扶贫搬迁改变了班彦村人的命运。大山的儿女,最是坚韧的。对美好生活的憧憬就如同压在巨石下的青草种子,时节到了,终会冲破头顶的束缚,迸发生的力量。

  走出大山,班彦村人的斗志与激情被唤醒,忙建设、忙生产、学技术、想出路。仅仅半年时间,班彦村就发生了多少代人梦想过或没想过的变化。从这一代人起,大山里的无奈故事不再属于孩子们的命运。

  易地搬迁给了贫困区群众重新选择的机会。对任何人来说,改变的机会都是宝贵的。我们看到了改变中乡亲们的欣喜与珍重,感受到了他们用全身气力创造改变的干劲儿。

  班彦村的改变不会停止。这里绚烂多姿的明天,令人期待。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