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气发电:盛产天然气的川渝能否热起来?

来源: 中电新闻网作者: 李北陵 日期: 15.02.15

  雾霾频频来袭,天然气综合利用成为大气污染防治的热门首选,人们因此很自然地把目光投向盛产天然气的四川和重庆:川渝地区,天然气发电能够大热起来吗?

  川渝两地燃气发电项目建设条件具备

  笔者认同重庆能源集团燃气专家的分析,川渝地区发展燃气发电项目的基本条件具备。

  一、资源占优势。川渝两省市所在的四川盆地,是中国最大含气盆地,预测天然气资源量为8到10万亿立方米,目前探明率不到15%。中、深层获得的探明储量仅占计算资源量的3.4%.尚有96.6的巨大资源量有待发掘。作为我国天然气生产的主力地区,四川盆地天然气储藏近年又有新发现、大突破。川东北的普光、元坝、通南巴,川西的新场、大邑,天然气勘探获得突破,普光大气田建设迅速推进。川渝地区因此已成为国内天然气工业体系最成熟、最完整的地区。

  据重庆能源集团燃气管理公司专家披露,经过数十年勘探开发,川渝地区天然气年产气量一直高居全国榜首,目前产量占全国天然气总产量的24.7%。而处于四川盆地的川东气区、川南气区、川西气区和川中油气区这四大气区,65%以上的天然气产量来自处于重庆的川东气区。这是“气兴川渝”的战略依托,成为川渝地区天然气开发利用的优势。

  二、政策开绿灯。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天然气利用政策》,为西南地区建设天然气发电项目提供了政策依据。这个法规性文件中规定,天然气发电属于天然气利用的范围;天然气用户分为优先类、允许类、限制类和禁止类。煤层气(煤矿瓦斯)发电项目和天然气热电联产项目列入了优先类,而除天然气热电联产项目,以及陕、蒙、晋、皖等十三个大型煤炭基地所在地区建设基荷燃气发电项目以外的天然气发电项目也列入了允许类。川渝地区建设燃气发电项目,包括在优先和允许的范围之内。

  川渝两地经济发展速度高于全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带来的是能源需求的相应增长。川渝两地电力供应越来越紧缺。构建以电力为中心的能源保障体系,两地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向天然气似乎是理所当然。

  川渝两地兴建燃气发电项目的短板

  “然而,川渝地区发展燃气发电项目,回避不了气源不足的困扰。这是我们处于燃气领域,却在转型发展中不选择天然气发电的原因。”重庆能源集团高层表示。

  尽管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四川数百家企业不同程度地依赖天然气。重庆市则成为国内用气范围最广、用户最多、工业用气比例最高的城市,全市51%以上的工业经济与天然气的使用密切相关,城镇气化率达到80%以上,主城区气化率达到90%以上。

  近期,中石油加快了川渝天然气管线工程建设。2012年7月11日长900余公里的宁夏中卫-四川南部天然气输气管线开始通气,标志着数千公里外的中亚天然气首度直接进入四川,川渝天然气保障能力将因此提升;位于云南瑞丽的中缅油气专案瑞丽站也已于2013年7月30日完成最后一次设备检查测试,这标志中国能源三条陆路以及一条传统海路的“四大通道”全部贯通,每年向中国输送120亿立方天然气很快将变成现实。

  然而,这依然遮掩不了川渝两地天然气越来越紧缺的尴尬现实。

  川渝天然气消费快速增长,气源衰减问题凸显,加上技术因素导致储存困难,两地的天然气年供应缺口逐年拉大。据熟悉情况的重庆能源集团燃气管理公司专家预测,随着天然气需求加快增长,“气短”、外购将成为两地的一种常态。重庆目前年度天然气缺口15亿立方米,满足率只有80%左右。到2015年、2020年,天然气短缺会成为能源保障体系建设的一大难题。

  四川虽然是天然气产地,但早在2009年全国性“气荒”时,四川天然气缺口就达到30亿方,那以后,外购气量逐渐增长,2011年起每天外购气量超过200万立方米,这个数字还在增加。

  川渝两地都把希望寄托在页岩气上。据披露,位于四川盆地的涪陵大安寨页岩气项目,未来将建成11亿立方米的产能区块,2014年产量能达3亿立方米,“十二五”期间可达10亿立方米。重庆市因此信心十足地表示,力争3年内页岩气的年开采量达到10亿立方米,并通过页岩气的开发打造中国内陆“沙特阿拉伯”。四川方面也表示,“随着页岩气的大开发,四川的天然气缺口将得到缓解。”

  然而,远水难救近火。中亚的天然气虽然相对有保障,但输入的天然气却并不由川渝控制,气源沿途分流,能够进入四川和重庆支线的气量有限。而中缅油气管道究竟能够输入中国多少气,至今还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国家发改委 《天然气利用政策》规定的天然气利用顺序,优先类中,城市燃气优先于工业燃料和包括煤层气(煤矿瓦斯)发电项目、天然气热电联产项目在内的其他项目;允许类中,城市燃气先于工业燃料,工业燃料先于天然气发电和天然气化工。按照这个规定,天然气发电并非政策鼓励的优先项目。也就是说,只有当城市燃气、工业燃料用气得到满足后,天然气发电才排得上号。

  在天然气紧张的限制下,川渝的天然气发电项目还有多大的发展余地,是可想而知的。

  正因为气源紧张,虽处于天然气产地,重庆迄今只投建了一个燃气电厂——华能两江燃机三联供项目。这个项目落户重庆两江新区水土高新技术产业园,建设规模为5台F级燃气-蒸汽联合循环供热机组,总装机容量200万千瓦。2012年先期开工建设的两台F级燃气机组,预计分别在2014年6月和8月投产发电。

  同处天然气产地的四川,也只规划了彭州石化自备电厂燃气20万千瓦机组,达州2×35万千瓦的西部首座大型环保燃气电站。但前者作为油气巨头石化项目的组成部分,因市民质疑而至今未能投入运行,后者的核准也因气源难以落实而被拖延。这充分表明,建设燃气发电项目来取代燃煤电厂并非想的那么简单。

  燃气发电更面对气价的制约

  发展燃气电厂,更受到天然气价格的制约。2013年7月,全国天然气开始执行调整气价,气价大幅上涨,导致用户企业,特别是燃气发电企业,利润空间被大幅压缩。

  “对于大部分燃气电厂而言,天然气价与发电上网电价之间的不匹配一直存在。发改委上调非居民用天然气门站价格,导致矛盾进一步加剧,燃气电厂赔钱运营的现象比比皆是。”燃气发电走在前面的江苏省政府能源管理部门人士表示。

  重庆能源集团燃气管理公司分析人士认为,国际油价持续上涨,除加大了国内成品油价格的涨价预期,也使得天然气涨价的预期进一步加大。有媒体报道,国家发改委早已上报了天然气价格改革方案,基本的思路是与国际接轨,逐步提高价格水平,理顺与可替代能源的价格关系,并建立与可替代能源价格挂钩和动态调整的机制。住建部《全国城镇燃气发展“十二五”规划》也提出,我国目前城镇燃气价格调整机制不适应发展需要,为此将在“十二五”期间建立天然气上下游价格联动机制。“从趋势看,天然气价格肯定还会上涨。”

  天然气价格改革虽然有利于提高天然气行业的利用效率,长期而言将促进天然气行业健康发展,但在目前阶段,必将使工业、发电、化工、交通等用气行业面临成本上升的压力。燃气发电因燃料占成本的大头,更会因价格上涨而陷于困境。

  有消息称,北京在中央支持下,早于2010就计划推动四大电厂——大唐高井热电厂、华能高碑店热电厂、国华东郊热电厂和京能石景山热电厂使用清洁能源改造,大唐国际发电公司在当年的2月就与北京燃气集团签署协议,拉开了北京地区电厂“煤改气”序幕。但至今四大电厂的“煤改气”还没能完成。背后的原因种种,但其中不排除电厂方面顾忌天然气价格高导致成本高,引起经营困难,迟迟拖延动作。

  煤炭至今是地球上最经济也最富足的能源资源,这决定了天然气取代煤炭,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会面临经济上可行的挑战。

  (作者为重庆能源集团《重庆能源科技》责任编辑、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

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