壮丽70年|云南曲靖供电局光耀珠江源

来源: 中国电力新闻网作者: 日期: 19.09.28

  光耀珠江源

  ———南方电网云南曲靖供电局电力事业崛起侧记

  王吉聪 杜明彦

  70年,风里来,雨里去,滇东大地无处不留下电力人创业的身影。有了他们的付出,在珠江源头,电,从无到有,从弱到强,见证并伴随着整个曲靖社会、经济的变化和发展。

  云南曲靖是珠江源头。曾经,它只是水之源,绵延千里的珠江,流经贵州、广西、广东、湖南、江西等地,润泽着沿江百姓。

  而今,曲靖也是电之源,不仅点亮了珠江源头,也温暖了滇东大地。更成为了“西电东送”的主动脉、大通道,多年来,源源不断的电能为广东省社会、经济发展注入了新动力。

  曲靖位于云南之东,常被称为滇东。它纵横滇黔的乌蒙大山于此臻于顶峰,寄托着百姓“以食为天”愿望的爨文化在这里发展沉淀了数千年之久,“入滇锁钥”的战略地位让其在地缘政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新中国的成立,让这座承载了两千年文化史的古城生机盎然。在70年的历程中,曲靖从只有一个30多人的火柴厂和少量煤炭开采的“工业穷市”发展为西部工业重镇和全省第二大经济体,第二产业产值70年增长了5077倍。

  电力是国民经济的先行官。

  在曲靖崛起的过程中,电力事业领先崛起,为经济社会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能源支撑。

  起步:踏上艰难的历程

  人始终在创造工具,也始终在被工具和潮流所改变。第二次工业革命后,无论世界的哪一个角落,都将电作为实现自身发展进步的潮流之需。

  曲靖城区周边首次有电起始于1967年。当时的省国防工业办公室在今麒麟区越州镇张角冲村建了一座电站,专为“小三线”的国防工业供电,定名云南水碾一厂。

  而在当下曲靖治理的七县一市二区范围内,一些地方的电力工业早于这个时间点发展,从以礼河电站出线,直达昆明市东川区的110千伏海盐线、毛浪线,早在1960年就开始运行。

  在前期的基础上,云南水碾一厂历经昆明供电局曲靖供电所、云南省电力工业局滇东电业局、云南省滇东电业局等4次名称变更和业务发展转型,最终成为今天的云南电网有限责任公司曲靖供电局。

  从建局的时间点上不难看出,曲靖供电局起步之初,正值国家建设困难时期。那时,电力工人的创业历程可谓披荆斩棘,负重向前。

  姚文俊是曲靖供电局综合服务中心会泽基地的员工。56岁的他,在电力岗位干了39年,他所供职的基地,是曾经的滇北电业局撤销后成立的曲靖供电局会泽分局,承担着会泽境内输电线路的运维和变电站修试工作。

  姚文俊参与运维了几十年的110千伏毛浪线和海盐线,所经之处大多人迹罕至,毛浪线下的土岩子村,数年前被政府部门认定为不适宜人类居住,全村人口被搬迁下山。

  而就是这个不适宜人类居住的村子,是姚文俊和同事们当年住惯了的地方。当时,交通不便,每逢巡线、检修,姚文俊就和同事们从会泽城里买上腊肉、花豆、土豆等,用车拉到山边,雇来驴子,连着抢修工器具等运到土岩子村,在这个地方一住就是一个多月。

  缺水对土岩子村而言最为突出,全村人畜饮水,全靠雨季屋面水汇集在水窖里。时间一长,水质极差,颜色深绿,异味浓重,上面满是蚊子在飞。当年,他们就是用这样的水淘米做饭、洗菜煮菜。

  住在这样的地方,线路工人一个多月不能洗澡、洗头、漱口。洗脸时,把毛巾浸湿后就往脸上抹,洗脚只能随便盛点水冲冲,而且洗完的水还不能倒掉,村民要留着煮牲畜料。在给电杆刷油漆的过程中,不少人脸上、头上都会沾染油漆,为将油漆清洗干净,起初选择用煤油先在沾有油漆的脸部擦拭,由于煤油中含铅,擦拭易造成面部皮肤过敏,接下来的十多天里,一直痒痛难耐。后来,他们发现,沾在脸上的油漆在出汗多之后会随汗液脱落,于是所有人都不再清洗,成天面带油漆,被当地人形象地称做“花脸电工”。为将头发上的油漆清除,姚文俊等人从村民家中借来剃头刀,但由于长期不洗头,头发里生了厚厚的角质和皮脂,于是,剃头的时候,连带头上的皮肤也被一片片刮去,血迹斑斑。

  这只是极小的一个事例。

  在曲靖电力建设的过程中,人们不会忘记,当年守在深山沟里建电站的电力青年,一住便是一年半载,如今他们都已成了耄耋老人;人们应当想起,那些年为了架线点灯,电力工人骑着单车、开着手扶拖拉机去架线的场景,他们住的是地铺,吃的是粗粮;人们应该记得,运杆拉线靠牛拉、马驮、人抬的岁月,那时,电压虽低,但给人的印象是电灯很亮。

  创业:行走在坎坷的路上

  如今的曲靖供电局,管辖着35千伏至500千伏变电站188座,变电总容量1846万千伏安,输电线路8647千米,10千伏配电线路2.5万千米,台变3.83万台,容量811万千伏安;电网网架结构形成了以500千伏为主干、220千伏为骨干、110千伏及以下为基础的格局;处于“西电东送”的枢纽位置,是云南电网名副其实的第二大供电局。

  1976年建局之初,滇东电业局管辖的变电站仅有6座,变电容量14.56万千伏安,几乎处于“零”的状况。

  数以百倍、千倍变化的背后,是曲靖供电局坎坷的行进之路。

  直到上世纪80年代,滇东电业局管理的主网还异常薄弱。据亲历过那个时代的一名退休电力人回忆,那时频繁的抢修成了他们工作的全部内容。他们的工作不仅忙,而且苦。“在维修主变压器时,很多人干完工作从头黑到脚,就像被油浸过一样。”当时,供电线路曾出现过一年29次事故的情况,还不包括障碍和配电。

  针对这样的情况,滇东电业局开展了大规模的设备更换工作,几乎所有变电站都采用节能型、少油式、免维护、少维护的新型先进设备取代运行中的老化设备。电网的供电能力由此而获得了提升,到了1996年,供电可靠率达到了99.608%。

  但是,电网大修、技改并没有止步,而是一直伴随着曲靖供电局发展的整个历程。从1996~2006年的十年间,曲靖供电局用于大修、技改的资金超过3.8亿元。2012~2015年间,通过大修、技改,对全局全部主网断路器进行了更换,农网、配网10千伏断路器全部以真空型为主。

  曲靖电力工业的发展和全国其他地方大体一样,遵循从城市到农村的路径。

  马龙区马过河镇上关坝村李朝贵今年73岁,是村里电力从无到有、从有到好全过程的见证者。

  李朝贵所在的村子毗邻昆明市寻甸县。上世纪70年代,村后山那边的寻甸村子通了电,由于两个村子距离近,电力工人顺便把上关坝村的电也接通,让周边的村子羡慕不已。“就因为通电,让我们村的地位一下提高了很多,没    电村的姑娘都想着嫁到我们村来。”李朝贵回忆说。

  在当时的曲靖,像上关坝村这样通电的村子并不多,边远的地区甚至连煤油灯都没有,只能从松树里辟出松油脂点灯。即便用上了电的村子,其网架薄弱、凌乱,超出想象。

  现年51岁的陈雁华,1984年到师宗供电局大同供电所工作,1990年调到竹基供电所,亲身经历了这两个距离县城不远的供电所的变迁。

  当时,供电所抄表只抄到台区,变压器出线到村里的线路由村集体出钱架设,平时的运维和抄表等工作由村电工负责,村电工大多由村委会主任兼任,基本上没有学习过电力知识,也没有接受过专业的业务技能培训。

  由于业务知识缺乏,村电工作业存在诸多严重的安全隐患。陈雁华介绍说,当时,一些村电工总结出经验,判断220伏线路是否有电,用胶把钳去敲电线,如果有滋滋作响的声音,就说明有电,没有声音就说明没电。一个村电工得知这一经验后,用胶把钳去敲10千伏的高压线,当场就被电击从电杆上摔下,还好下面就是一片秧田,没有出事。

  当年,村里的电杆都是木质的,有的甚至连瓷瓶都没有,用颗铁钉缠上塑料薄膜就在上面拴电线。大部分农家买不起电表,村里便实行“包灯电”,每家每月交5元电费,就可用电。

  针对农电如此薄弱的状况,曲靖供电局在农网建设上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和财力。

  进入本世纪以来,在云南电网公司的部署和领导下,曲靖供电局不断深化电力体制改革,将原产权属于县政府的县电力公司收编为由曲靖供电局代管的云南电网公司的全资子公司。2014年以来,又将代管的所有子公司吸收为分公司,在曲靖七县一市二区建立了9家县级供电局。其间,大力推进供电所规范化建设,提升农村供电能力和水平。目前,正在推进县级供电企业本部化管理。

  在优化管理体制的同时,曲靖供电局大力推进农网改造升级。1998~2005年底,投入10.458亿元,进行两期农网改造,彻底解决了农村木质电杆等安全隐患问题。2006年至2015年期间,投资近30亿元,完成农网升级改造工程22批次。实现“一户一表”全覆盖,农村供电可靠率和电压合格率分别达99.46%和98.57%。

  现今,曲靖所有自然村都实现“村村通动力电”,村民的生活基本都实现了电气化,城里人用的家用电器,在农村随处可见。同时,电力也将农民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放出来,原来剁猪草、磨面等体力活,都被电气化机器取代。不少村民借着电力发展养殖业、种植业,并形成了较大规模,成为乡村振兴的经济支撑点。

  发展:奋力当好“先行官”

  1958年,毛泽东主席曾在最高国务会议上提出,电力是国民经济的“先行官”。

  纵观曲靖供电局40多年的发展历程,曲靖供电局不仅是全市各行各业发展的强势能源支撑,更是各种紧要关头的“突击队”。

  建局之初,曲靖供电局只有客户46户,1976年的售电量仅为8262.52万千瓦时。

  当时的滇东电业局只有1个用电服务组,共6人,4人负责“抄核收”,2人负责业扩、监察、计量。

  电力是各行各业发展的基础性能源。电力工业的发展,有着独特的社会价值。曲靖供电局从“人民电业为人民”的角度定位,将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电力需要、促进和推动社会经济发展作为自己的第一职能。

  上世纪80年代至今,从实现业扩报装专业化办理开始,先后推行供电服务承诺,开通供电服务热线,建立供电服务监督机制,构建以客户为中心的全方位服务体系,以客户的需求驱动、倒逼内部机构改革和业务流程优化。

  尤其在一些自然灾害面前,将社会责任摆在第一,不惜一切代价恢复供电,为抢险救灾提供了坚强保障。

  2008年,曲靖出现了50年一遇的冰雪凝冻灾害。曲靖供电局积极行动,组织了规模空前的救灾工作,成百上千的曲靖供电人放弃春节与家人团聚的机会,在冰天雪地里登高巡线、爬杆抢险。依靠肩挑、马驮的抢修线路,留下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

  参加过那次抢险的安根利,对自己“凌晨四点”的经历尤为珍视。在抢修工作中的一天,他接到110千伏罗师线(罗平到师宗)打临时拉线的任务,到达工作现场是早上9时,一直打到下午13时才吃午饭。打完拉线后,接到一项临时任务:220千伏罗青线236号铁塔上有风筝线,需要解除。在他花了一个多小时排除隐患后,又接到一项任务:220千伏曲陆线市区至三宝镇段出现故障,他又马不停蹄赶往下一个任务现场。到达曲陆线时,天已经黑了,他摸黑开展线路排查,直到晚上23时才查到故障点。完成任务回到曲靖后,已经是凌晨4时。然而,此时他还饥肠辘辘,在南城门吃了点烧烤,简单休息后又开始了第二天的工作。

  作为工作负责人的石化军,在春节过后的第二天就随同输电所工作人员到罗平巡视铁塔线路。在大雪封山、寒风刺骨的条件下,他每天都要走2个多小时的山路去进行线路巡视和导线更换,一直在工地坚守了22天,工作过程中没有出现任何差错。

  在那一场与冰雪赛跑的抢险中,曲靖电网有无数个石华军和安根利,正是他们的不懈努力,让曲靖电网在冰雪中屹立不倒,为寒冬中的老百姓输送源源不断的电流和暖流。

  2010年,曲靖遭遇百年不遇的旱灾。

  曲靖供电局主动行动,组织队伍到缺水地区送水,协调资源到干旱区打井,为春耕灌溉及时架线通电,有力、有效地助推抗旱工作取得进展。当时所开挖的“南网井”,直到今年初春遇旱时仍在发挥作用。

  2014年,昭通发生“8·03”鲁甸地震,相邻的会泽县纸厂乡成为受灾区。

  地震发生后,曲靖供电局第一时间启动应急预案,组织抢险力量,成为连夜赶往受灾点的第一支抢险队伍。抗震救灾指挥部安排的6个保供电小组在地势险要、余震不断的条件下,对震区的9个村委会的10千伏和400伏线路进行了全面排查,对隐患电源进行隔离,并及时组织抢险复电,第一时间为7个安置点、177户家庭实现供电,真正做到了“帐篷搭建一顶,电灯亮起一盏”。

  时任云南省副省长的刘慧晏感激地对保电人员说:“谢谢你们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参与抢险救灾,为灾民送来了光明。”

  万家灯火,南网情深!回首曲靖供电局走过的43载,曲靖供电人不仅倾尽全力服务曲靖市的崛起,更是在党和人民最需要的时候勇敢地站出来,为党和人民的事业竭尽所能地贡献力量。

责任编辑:李梁  投稿邮箱:网上投稿

附件: